虎鲸座

熟得快,码字慢,开个lofter存文

Pretty young thing (二)

    要是说比做简单,罗马应该是用意大利语建成的。然而Harry Hart绝不屈服,他向酸黄瓜先生发誓,一定要成为Eggsy直的不能再直的导师和亲密朋友。

Merlin指出就他从黑框眼镜里头得到的画面来看,Harry可谓是任重道远,“说真的,他的眼睛都黏在Eggsy的屁股上了,考虑到他的尊严我是不会用可爱来形容的。”噢,Merlin啊Merlin,真的有必要把Harry的Kingsman配车上所有的歌单都改成萧伯纳的《卖花女》吗?面对Roxy不赞同的眼神,Merlin志得意满的敲敲手里的平板,“我做了个那种小程序,你知道,就是曲线啊饼状图什么的,加上点天气预报的科技成分,最后他俩铁定会滚到一起去的。差别只是时间而已。”他俩坐在一间一点儿Kingsman成分都不含的小酒馆里头,也就是说这里的人全穿着以前Eggsy喜欢的那种“潮”衫,黑黝黝的木头桌子上都是酒杯底印。Roxy喜欢时不时出来放松一小会儿,如果Eggsy在伦敦还要叫上他,而你要以为他们会去丽兹酒店可就大错特错了。

年轻的Lancelot穿着普通的吊带衫和牛仔短裤,但Merlin知道她仍然武装到牙齿,高跟鞋里藏着剧毒利刃。这是V- day 之后一个普普通通的夏日,世界总算是恢复过来了,Kingsman 特工们也能喘口气嘲笑一下他们新任Arthur和Galahad之间的薛定谔式关系。“我只担心Eggsy,”Roxy诺有所思的说,“你们看,他现在肯定知道的模模糊糊,还在享受那种暧昧感呢。结果Harry一转身,他马上就要摔成狗吃屎。”小姑娘忧心忡忡,还责备的看着Merlin在平板上东戳西弄想要偷看Eggsy实时直播画面的行动。

“哇,这可是太贴心了。”“Merlin!”

“喏喏喏你看,在给Harry买手工雪茄呢。”

“Merlin!任务已经结束了我觉得我们不该——”Roxy推开塞在她鼻子底下的平板,试图给Eggsy保留最后一点隐私。Merlin很少对其它Kingsman骑士这么兴致勃勃,其中一半原因要归结在Harry Hart口是心非上。

“什么不应该?”

“嘿Perci!”Percivale一身绝对不合时宜的三件套打扮,在这个小酒馆里差点造成奇怪的寂静。他既是Roxy的推荐人,也是超越她年纪的好友。在上届Lancelot牺牲之后,他检查Roxy的频率变得高了起来。

Merlin不知道戳到了哪儿,平板突然吱了一声“不,不是买给我父亲,是买给我丈夫的。”原来直播还没有结束,从晃动的屏幕来看,雪茄店老板受到了很大惊吓,而Eggsy柔和的口音——天哪,他的笑声里全是不自知的爱意,即使从主视角看不见他的表情。

小酒馆里的三个人面面相觑,Percivale看起来想起了什么往事,而Merlin和Roxy,现在开始真正的觉得大事不妙起来。

 

 

 

Harry Hart对小酒馆里的事情一无所知。他从医院回到久违的家中,发现那个现在身在古巴的小混蛋糟蹋了一半他的酒柜,还把他的雪茄珍藏抽了个一干二净。这个小鬼,他哼了一声,悲哀的发现自己一点也没有生气。不在家的这两个月,Eggsy估计天天闯他家空门。

年轻的小混蛋留下了数不清的痕迹,衣帽架上挂着他那件黑金卫衣,他还瞥见了厨房里JB的狗食盆子。JB本身不在,估计是托养给了Roxy。没洗的盘子叠在洗碗槽里头都要长出真菌了,Harry还在浴室里头捡到一条肯定不是他的内裤。小混蛋,他咬牙切齿的想,回来就打你屁股,并且竭力不要因为打屁股这件事情衍生出什么不好的联想。

Harry换上了红丝绒睡衣和拖鞋,他收拾了房间,问候了酸黄瓜先生,给自己做了简单的晚饭——不敢含一滴酒精不然就会遭到光头的追杀。一个人吃饭真是寡淡无味,Harry放下刀叉,唉所有人都爱年轻的情人,尤其是他们这种半辈子沉浸在血和硝烟的老绅士。他想给Eggsy买上整个世界,拿斜纹玻璃纸包好送给他,而不只是假装对年轻的Galahad偷穿他的睡衣视而不见。明天他就是新的Arthur了,现在他还只是一个死去又活过来幽灵。然后门锁咔哒一响,一个身影闪进门来,胳膊下还夹着什么东西——

“Harry!艹!你从医院回来啦!”还能是别的什么人呢,他还能期盼别的什么人呢。Eggsy穿着那身他送的高定成衣,有一只袖子已经撕得鬼知道上哪儿去了,正好露出他用绑带固定的左手,看的Harry呼吸不畅,想要用伞把导致他骨折的人彻彻底底捅个对穿。右胳膊下夹着JB,还拎着个细绳的小包裹,头发已经从发胶中脱出来了几根,看起来——
     看起来美得惊人,绝对就是那种五十岁多金西装老男人愿意掏空家产买下来的青年。那身西装让Harry下腹一热的同时,还隐隐的自豪。看哪,这是他亲手塑造的作品,他想用手插进Eggsy脑后的头发,然后教他舌尖的几十种玩法,直到他脸红的吃吃笑起来为止——停,快停。

“礼仪,Eggsy,礼仪。”Harry仍旧能听到自己百般压抑下愉快的声调,像蝴蝶拍打着他的胸膛。Eggsy把JB一把抛到Harry身边的沙发上,然后努力的试图从破碎的衣服里头挣扎出来还不要伤到自己的左胳膊。

“听说你晋级为Arthur啦,我买了礼物给你。天杀的古巴,那帮狗娘养的毒贩子,害得我只有五分钟在机场随便抓了一包。”Eggsy熟门熟路的掏出连Harry自己都不知道放在那儿的狗粮,还打开冰箱伸长胳膊去掏里头的啤酒,最后舒舒服服的穿着睡袍斜倚在Harry身边的沙发靠背上。“Merlin说你出院了,我赶紧他妈的跑这儿来了连家都没回。”

“真正的绅士拜访之前都会告知主人的,Eggsy。”

“狗屎!JB!把老子拖鞋放下!快放下!我绝对要打你!”而Eggsy完全置之不理,并且显然打算留宿,Harry默默的想,他受伤了,让他赶回去太不人道,客房热水还很充足。

他绝对大错特错了。


评论(11)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