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座

熟得快,码字慢,开个lofter存文

Pretty young thing (三)

Harry Hart对自己绝望了。Eggsy像极了那种完全没有被人类伤害过的小狗,啊,对,就是JB嘛。因为呼哧呼哧的叼回死老鼠被主人痛骂还不准进屋,但是小狗并不生气,仍然兴高采烈的绕着你的脚转圈,磨蹭你的拖鞋,要求你把它抱起来放在膝盖上。我该拿你怎么办呢,在每一次拒绝Eggsy的午餐邀请时,Harry看着绿眼睛一黯又迅速明亮起来,简直无法原谅自己。Eggsy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Kingsman课程在爱情方面并无多大帮助,成长在破碎的家庭,对恨意比爱意更加敏感。

然而再迟钝的人也终于会明白的,Harry痛苦的更换掉了门锁,并确保自己在Eggsy的任务间隙时进行出国,访问,度假,甚至压根不需要Arthur亲自出动的护送任务。他强迫自己戒掉了随时随地打开Eggsy眼镜视频的习惯,试图不去想Eggsy可能会受到的伤害,可能会遇到的充满吸引力,年轻又生机勃勃的人。然而每次他在伦敦的雨夜里醒来,看着床头上从此再不关闭的眼镜上面传来Merlin的讯息,心脏都会猛的一缩,直到确定那只不过是需要增加预算的报告,或是更加紧急一点的,其余某位骑士需要支援的报备,他的心脏才会慢慢悠悠的回到应该在的地方。而少有的几次,Eggsy受了伤,而Merlin恼火的发现他还在继续逞强的时候,Harry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的又快又重,每一声都充满了可怕的预言——Eggsy会死在Harry视线之外,而这全都怪他在雏鸟还没学会飞翔的时候就把他扔出了巢。

感谢上帝,Eggsy每次都回来了,带着不同程度的伤痛可他还是回来了。轻松的时候他挥舞着任务成功第二天的头条,受伤的时候则打着石膏和绷带。最严重的一次他整个后背都严重烧伤,不得不趴着治疗,断裂的肋骨让Eggsy呼吸都不顺畅,浓烟还让他哑了好几天。Merlin每次去病房都看见Eggsy充满希望的扭头看向房门,再失望的将下巴搁在枕头上,可怜巴巴的瞪着蓝白条纹。

最终Merlin受不了了,他的天气预报式爱情程序已经低到雷暴的级别而这都是Harry这朵不负责任的云干的。他强硬的打开Harry的眼镜终端,硬是把重伤的Eggsy的图像给传了过去,“就算你不打算搞他的屁股了,作为长辈和朋友你也应该拿着花来看他。”Merlin怒气冲冲,“Eggsy干得很好,简直太他妈好了,我觉得他至少值得一个五百镑的果篮!”

“Merlin,我现在应该在国外的。”Harry一把扯下领结,觉得整个大气层的氧气一瞬间全给病床上的Eggsy烧光了,“帮我定个果篮吧,再买束花给他。”

“棒极了!我们的亚瑟王陛下,请问我应该买什么花给他呢,卡片上应该写什么呢,我——艹你!”Merlin愤怒的扯下耳机,在心里怒骂挂断的Harry。Roxy眼巴巴的看着他,小姑娘还带着一捧怒放的黄玫瑰花儿,鼻子上留着一道血痕——她也才出任务回来,一瘸一拐的正好在走廊里撞上了七窍生烟的Merlin。

“Lancelot,来看Galahad的就赶紧进去吧,他现在正好醒着。”Merlin清了清嗓子,努力不要使语调带上与她无关的愤怒。

Roxy扭头看了看病房门,又转回头看着他们的军需官,天哪,Merlin觉得她快哭了,“嘘,嘘,好姑娘,你的眼影能药晕十头大象呢千万别哭。”

“Merlin,你说Eggsy应该怎么办呢,”年轻的Lancelot声音只颤抖了一下,很快又稳定的像那个之前一把银餐刀捅翻四五个雇佣兵的Kingsman特工了,“你不知道Arthur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恋爱失败不会死的,人们会抱着破碎的心活下去的。”Merlin严厉的说。“如果Galahad连这个都处理不了,那他最好还是放弃Kingsman特工这个工作,专心去做Taylor Swift的词作家算了。”

“可是我怕他和现在的样子不同了。”Roxy小声的说道,她蔚蓝的眼睛像玻璃一样倒映着Merlin和夕阳,后者发现自己也没被说服似的皱着眉。“见过Eggsy爱——之前那么开心的样子,我害怕——”Roxy结巴的说不下去了,他俩面面相觑,像两个讨论了一天数学仍没能得出结论的中学生。

“是你吗,Roxy?”病房里传来Eggsy黯哑的嗓音,“我听见你啦!”Roxy表情空白了一秒,然后马上恢复了她伪装的开心脸进去了。

“啊,所以只给我带了玫瑰吗混蛋,好歹给我带个苹果怎么样!”“那我还得替你削皮呢你想得美!”…Merlin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听着Eggsy哑着也仍旧轻松活泼的语调,愤怒的把那个粉色的心形App给删掉了。见鬼去吧,你迟早有一天悔绿肠子,Merlin清空了回收站。

 

 

 

 

 

 

 

早上起来的时候,Harry Hart发现胃痛药一点用也没有。在去裁缝店的路上他就觉得嗓子不舒服,而这肯定不是因为有人烟燎了喉咙还趴在病床上奄奄一息,黑框眼镜搁在墨水瓶旁边而他从来没有发觉它这么有吸引力过。就看一眼,Harry想,批完这些文件我就看一眼,Merlin是对的,他是我的学生和朋友,我应该关心他,以后也应该跟他一起出去吃饭。一星期一次肯定不会太多,他们还只去过湖畔餐厅,而整个伦敦的米其林餐厅还等在门外呢。

不到中午,Harry发现自己已经在最后一份文件签完了字,最后一笔敷衍潦草的简直丢人,然而没等到他去抓眼镜,就听到餐厅门上传来细小的剥啄声。三下,每一下都在Harry的心上敲出惊涛骇浪,而听起来却美妙的像音乐。

“嘿,Harry,好久不见。”Eggsy看起来病恹恹的,眼睛却亮的惊人,一点也没有责备或者抱怨Harry的情绪,他脸上还惹人怜爱的包着纱布,走起路来也不太顺畅,坐下来还会小小的嘶一声。可爱的要死,Harry绝望的想。

Eggsy东张西望了一番,好像要用眼睛把Harry身上他没见过的变化给瞪没,在看到Harry换了新的方巾的时候还怏怏不乐的怒视了那块白底红细纹的方巾一眼。“日安,Eggsy。”Harry差点没被自己声音里的急切给割伤,奇怪,自己听起来居然有这么激动。

“我在想,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出去吃饭了,你知道的,Merlin最近艹我艹的有点狠。”不是Merlin,是我啊,Harry看着Eggsy在靠背椅上不安的挪动着,因为烧伤和忐忑,“那个,我定了肥鸭餐厅的位子,哇哦那可真的难死我了,不知道你介不介意…”Eggsy包含希望的尾音简直让Harry雀跃的想要马上答应他,然后护着他的头送他上车,还要亲自为他系上安全带——
      可是看着Eggsy紧张的屏住呼吸等待的样子,Harry的心一直沉到了脚底。他显得那么的年轻,老天他才23岁,眼角连笑纹都浅的几乎没有。而这个神情,这个神情——Harry知道如果自己答应Eggsy,他肯定会在餐桌上说出惊人的表白,就在吃完甜点端上咖啡的时候,而Harry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吻他,尝到彼此嘴里甜腻的奶油味。

“Galahad,一个绅士至少要提前三天提出邀约的请求才行,而很不幸的是,我今天中午已经有约了。”见鬼,Harry想,我居然还有空装模作样的看看手表。

“可是Merlin说你并没有——”然后绿色的眼睛突然睁大了,带着一种恍然大悟的剧痛,“噢,噢,艹我弄错了,那下次吧,下次吧。”你看,再迟钝也还是会明白的,Harry推开椅子站起来,他听见自己道了别,得到一声嚅嗫的回应。走出餐厅的时候,他不去想身后那道伤心的视线,只希望Eggsy爱上别人的时候,自己的痛苦比这个强烈千万倍。


评论(1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