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座

熟得快,码字慢,开个lofter存文

Pretty Young Thing (五)

整个世界扭曲成了梵高的夜空,那种流动的涡流,令人目眩的色彩和湍急的——“Roxy!!!!!!!!!我想我需要一点帮助!!!!!”哦,什么,哦好的。Roxy从一片目眩神迷中挣脱出来,Merlin正在冲他们喊出一百万个命令其中肯定有一半相互冲突。水晶吊灯给大厅造成了一种价值不菲的伤害,碎裂的玻璃化为利刃切开了名贵的丝绸和肌肤。非常好,同时我们也失去了全部的电力和大部分照明,Roxy轻松的翻滚进最近的长条沙发后面,欣慰的发现自己没遭到多大损失,手枪和匕首以及其他小玩意儿都好好的待在原位。

 
 
 

啊,Eggsy已经成功的与爆炸之后冲进大厅的人交上了火,子弹激起破坏力惊人的火花。“我,不,明,白,”Eggsy把弹夹里的子弹一扫而空,蹲下来更换弹夹,“你们有看到他们伤害或者绑架这些大佬吗!”字一个接着一个的蹦出来砸在Roxy的脑海里,的确没有,Roxy在打穿一个人的脑子时认真想了想,Eggsy说的没错。地上躺满了讣告会震惊世界的贵胄,但是这些冲进来的带着深色头罩的武装匪徒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一心一意的想要取我们狗命。“Merlin,快帮我们想想办法,这些狗娘养的人太多了!”Eggsy的声音里也开始感染上了压力。“至少给我们来点光线!”

 
 
 

“坚持住!Galahad,Lancelot,我刚刚成功接上了备用电路,啊好了。军方的飞机十五分钟之后就到!”那些保镖们哆哆嗦嗦的醒悟过来,开始惊慌的射击。“终于有人把Letizia Ortiz给拖进去了她再躺在那儿估计会被踩死。”Roxy又干掉一个胆敢不做任何掩护就向她开火的笨蛋,“Merlin他们火力太强,再过二十秒我们就得进入肉搏了!”

 
 
 

“我的天!!Merlin发出了一声惊呼,“伙计们,咱们有大麻烦了!

 
 
 

有个端着麦德林的家伙一头栽倒在地,谢谢你Eggsy,暴露出了他们的蜂后。高挑,冷淡,黑发而肤色略深的女子,只有她一个人穿着利索的黑色上装。

 
 
 

那无疑就是Gazelle。

 
 
 

Harry从扶手椅上站起来的速度那么快,差点打翻Merlin的第二个白瓷杯。他感到头晕目眩,恶心的想吐。Eggsy在屏幕那头惊慌的抑制不住的询问声听起来那么遥远,Harry在痛苦中仍能感受到一阵安慰感,我的学徒,触手可及的爱人。“Galahad!先关心你自己的屁股吧!”Merlin冷静的说,“不不不不准使用打火机手榴弹,你要是把新天鹅堡炸了我就把你缝在裁缝店的门口,反正我们也赔不起。”

 
 
 

“现在一切明了,他们就是冲你们来的。Galahad,Lancelot,迅速撤离,看好你们的小命别死了!”

 
 
 

 

 
 
 

 

 
 
 

 

 
 
 

 

 
 
 

“Merlin,我觉得我并不适合Arthur这个职位。”躺在病床上的Harry Hart疲惫的说,窗外是寂静的大雪。“我们不能当肯塔基教堂里的事情就这么算了,那是我亲手干的。晚上难道你不会做恶梦吗?”

 
 
 

“我可以从Galahad的职位上退休,接受几个月的心理疗程,然后去做个什么大学老师,余生都在社区活动里头度过。”Eggsy已经知道我还活着,但被玷污的Galahad应该死了。

 
 
 

Merlin感到怒气掺杂着悲伤在胸膛里翻腾,Valentine这个婊子养的,看看你对我的朋友做了什么,我还得感谢那一枪给我们几个月的时间来缓冲,不然最终结果都是一样——给Eggsy定一身新的葬礼穿的昂贵正装,然后在葬礼之后喝个酩酊大醉。现在我们还得处理这么惨重的损失,为了填满餐桌旁的空椅子四处奔波。

 
 
 

“所以Valentine还是成功了,你从Kingsman退休,剩下的一辈子都浪费在给邻家老太太扫雪上。”Merlin愤怒的瞪着Harry,目光都能化为利刃凿穿后者的脑门,把里边的自暴自弃扯出来烧掉。“天哪Harry,你在Arthur这个位置上能做更多更好的事情,没准等你死的时候正好能收支平衡,还能听见报喜天使的号角呢!”

 
 
 

“我给你约的心理医生下午就会开始,你想都不要想退休!”Merlin敲了敲他的平板,然后塞到了Harry的鼻子底下,“就当是为了他,你的小狗学徒。你我都知道一个新晋的平民骑士能遇到多么大的阻碍,别让Chester King和他那群食古不化的老混蛋们如愿以偿!”

 
 
 

平板上,Eggsy的笑容在昏暗的病房里闪闪发光,这似乎是他成为Galahad的仪式上的一道剪影。细条纹西服,衬着那条一模一样的领带,他看起来就像青春这个词的本身。Harry眼睛都舍不得眨,贪婪的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疲惫的闭上眼睛。枪伤让他视线模糊,头痛欲呕,但是Eggsy的影像仍然清晰如镜。我是个手上沾满鲜血的老混蛋,衰老的不成样子,Harry痛苦的想。可是我还是爱他,谁又会不爱他呢。

 
 
 

Merlin离开病房的时候知道Harry并没有释怀,谁知道呢,也许永远都不会了。但是我起码让他恢复了一点儿与生活这滩狗屎搏斗的信心。

 
 
 

 

 
 
 

 

 
 
 

“等等!”Roxy厉声说,“不对劲!那不是原来那个刀锋战士!”Eggsy向对方打空了两个弹夹,成功的压制了一波进攻。现在他们正在红色长廊上面一路狂奔到肺都快碎了,“她没有义肢!她是完好无损的!怎么回事!下一步是不是Valentine本人就要跳出来了!”

 
 
 

“而我现在觉得在玩儿神庙逃亡!”Eggsy还颇有余裕的冲挡住他们的惊慌人群大喊走开。Merlin截取出神秘女郎的模糊画面与原来的蹬羚美人进行生物对比,吃惊的发现居然一模一样,甚至超越双胞胎的相似。“看来Valentine在生物技术方面比我们想象的更进一步,这位蹬羚2号我们应该叫她做多利。”Harry不动声色站在Merlin身后,看他打开整个城堡的摄像头,为两位疯狂奔跑的骑士指路。

 
 
 

“左拐在下一个岔道分开,把他们引出城堡。”现在他们正沿着一道全是紧闭的房门的走廊狂奔,好像这辈子都跑不完。Merlin狂暴的敲击键盘,在他们身后降下一道道防火隔离墙来阻延敌方,任他们骂骂咧咧的推挤做一团。“Lancelot!很好,左转马上就能到达第一道门,出去之后往树林跑。Galahad,艹!Galahad!你在干什么!”

 
 
 

Eggsy的眼镜画面踉跄着骤然下降,一个倾颓在墙边的男人出现在视野中。Merlin和Harry目瞪口呆的看着Eggsy开始轻轻摇晃Geoffrey Darcy的肩膀,“先生,先生,您还好吗,请回答我。”他坚定的无视了Merlin朝他的耳机吐出的成吨咒骂和命令,终于成功的拉扯回了Darcy的注意。男人苍白的脸上出现了紧张的笑容,头发从前额散了几缕下来,让他看起来惊人的无害。他嚅嗫了一句什么,话筒并未能传达清楚。而Eggsy开始说“先生,这里并不安全,您可以行走吗?”得到的答案并不积极。

 
 
 

Eggsy四处张望了一下,Merlin已经开始紧张到过于频繁的举起他的茶杯了。嘈杂的人声越来越近,他一枪打开了最近的房门将Darcy推了进去,这是一间套房,红色的金线地毯,写字桌上有装饰成天鹅工艺品。Eggsy温柔但是不容拒绝的握着Darcy的前臂,把他摁进朦胧的床罩中,“待在这儿”,Eggsy轻声命令道,而Harry一把握上了Merlin的靠背椅又松开。

 
 
 

“Galahad!Eggsy!你这个混蛋!”在年轻的小混蛋冲出套间还不忘把门关上的时候,Merlin痛骂道。而Eggsy说“到家再生我的气吧,现在我们先把这事儿搞定。”的声音让人完全气不起来。“你只能往前一直跑了!上帝啊,之前跟在Lancelot后面的那一摞也来了!”

 
 
 

往前跑是令人绝望的螺旋式楼梯。最后Eggsy,Merlin和Harry发现前者被堵在一个空荡荡的平台上,一边是高耸光滑的城墙外壁,另一边则是几百英尺的悬崖,底下是远到眩晕的湖面和森林。频道里一片死寂。

 
 
 

Eggsy退到最远的边缘,而Harry的指甲嵌入了自己的手掌。他狂乱的扫视着屏幕,想要找着一条之前没有发现过的退路,Merlin瞪着前方好像Eggsy下一秒就该长出翅膀而现在存心就是在欺骗他俩一样。

 
 
 

“所以,就是这样了。”Eggsy清了清嗓子,好像要把刚刚那一点点惧意吞掉,“Harry我刚刚救了一个长得和你一模一样的人。”

 
 
 

“既然我们还有几秒钟,我得说,我当然知道那不是Harry Hart。但是我就是受不了长得和你一样的人躺在那儿——”Harry听不下去了,可是他又不得不听的那么仔细,生怕错过Eggsy任何一声咳嗽,一声轻喘。天啊,求求你,求求你。

 
 
 

“替我对妈妈和Daisy说我爱她们,Harry。”我也爱你,他们都能听见剩下的这句话。

 
 
 

对方终于到达了。

 
 
 

 

 
 
 

 

 
 
 

“Eggsy Unwin。”多利小姐冷淡的说,“晚上好。”她命令所有持枪的大块头都向后退。Eggsy笑的像个倨傲的公子哥儿。“你应该知道我是谁的克隆体,毕竟,你亲手杀了她。你也可以叫我Gazelle。”在他们脚下几十英尺的地方,姗姗来迟的警察和士兵在那嘈杂成一片。

 
 
 

“就算你杀了我,你们也活不了多久。”Eggsy耸耸肩,歪着嘴冲她笑。“怎么,还想像第一号你那样一对一单挑吗?”

 
 
 

“我本来也没有打算活下去。不,我不会和你单挑。”Gazelle并没有生气,“我是克隆体,活到现在身体机能早就不行了。原本,我的双腿是要移植给死在你手中的那一位的。”

 
 
 

“不不不,你不用那样看着我,我并不可怜。”她举起手中的PPK,“多亏Kingsman特工,我们现在只剩下这些了。”毫无预警的冲Eggsy就是一枪。

 
 
 

Eggsy闷哼一声单膝跪倒在地上,子弹打穿了他的小腿。Harry痛苦的一拳砸上桌面,不!Eggsy!我的心居然还能跳动,天啊。

 
 
 

“我爱Valentine,因为我也是Gazelle。”她第一次面露痛苦,“你们为什么不去死!Galahad还活着对不对!那你去死吧!”

 
 
 

Eggsy已经取下了眼镜握在手里,绿眼睛在夜色里根本看不清,他刚要开口说话——

 
 
 

“Eggsy!!!!手榴弹!!!!!”频道里传来Roxy一声撕心裂肺的狂吼,Eggsy扔出打火机,火焰照亮了整个黑夜,他在Roxy的视线里闪闪发光。紧接着一发导弹击中了平台,随着Roxy“跳呀!!!!”的大喊,Eggsy跃出边缘,天空倾斜过来,湖面和森林向他飞速的逼近。

 
 
 

——Roxy扯住了他的脚,他俩倒吊在一架直升飞机的悬梯上。“Percivale!拉高!”

 
 
 

“这回算我救了你吧,小弟弟。”Roxy和Eggsy两人一起栽倒在机舱里,而Eggsy开始疯狂的大笑,一边狂砸机舱底,“直升飞机!噗!Roxy我爱你,你是我心目中的无价之宝!”他喜悦的要开始背蹩脚的十四行诗。

 
 
 

“噢,快闭嘴吧。”

 
 
 

 

 
 
 

 

 
 
 

 

 
 
 

Merlin瘫坐回椅子,长出了一口气。他看着Harry仍然失魂落魄的呆立在旁边,哼了一声。“看看你现在的表情。”“闭嘴。”Harry在操作台上无意识的抹了好几把,蹭出了血痕。Merlin叹了口气,决定放过凄惨的老友。

 
 
 

“所以说,他们还是炸了新天鹅堡。”

 
 
 


评论(16)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