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座

熟得快,码字慢,开个lofter存文

Pretty Young Thing (六)

一说完双更就卡文卡的死去活来蛤蛤...明天一定要掉落下一章(握拳。

OMC你都铺垫了几章了你自己看看,你到底还出不出来啊!




Merlin拒绝与Eggsy和Roxy说话。

非要开口也会冲着他俩脑袋旁边一英尺的地方,假装对壁画发布一切任务。Roxy倒是很快挽回了魔术师的宠爱,用一打茶包和甜言蜜语,而Eggsy说尽好话仍然惨遭白眼。

“Roxy我不明白,明明是Percivale发射的导弹。”两位年轻的骑士找着了总部一间无人的吸烟室,瘫在红丝绒沙发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他俩都累坏了:Roxy四处忙着为新天鹅堡那一记导弹灭火,Eggsy腿上遭遇的穿透伤让他免除了外勤,却让Merlin向他倾泻了一堆文书工作。“况且损失也不是那么大,我们总共也就炸掉了半条走廊和十来间卧室吧。”

“闭嘴吧,我们可是炸掉了迪士尼城堡的原型,全世界的小孩都会哭的。”Roxy双目呆滞的看着壁炉,“何况Merlin根本没气你那记打火机手榴弹。”他气你不爱惜自己的小命,差点死在那里,当然你不明白啦。

“Tilde看起来并没有受伤,她安全的回国了。”Eggsy高高兴兴的向Roxy露出手机上的头条新闻。Roxy刚要奚落他两句,如“看来我们要有一位驸马了”或是“哇喔下次的头条肯定是灰姑娘嫁入皇室”,就听到厚重的门上传来三声敲击——Harry和Merlin来了。

Roxy悲哀的发现Eggsy的注意力瞬间集中到了Harry身上,像铁钉吸上磁石。他们的新王在Roxy眼里也同样充满了魅力——高大修长的身材,岁月凝练的优雅,额上那一星明显的伤疤反倒为他增添了几分神秘的吸引力。无怪乎Eggsy为其神魂颠倒。Eggsy迅速坐起身子好让出一半空位,幅度过大以至于肯定要扯到他的伤腿。年长的那一位明显踟蹰了一下,看来是没法抵御内心那种突如其来的的渴望,欣然落座。他俩的距离近得肯定超出了绅士的距离,以至于Merlin翻了个没人发现的白眼。

“Eggsy,我发现你直呼斯堪的纳维亚公主殿下的姓名,这肯定不是绅士所为。”Harry责怪Eggsy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在歌颂他,而他嗓音里头的那一点点嫉妒就是乐章里的低音。Roxy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俩,就像中学时看着班上那对一定会走到一起的小情侣。Eggsy爆了个粗口,引得Harry继续温柔的斥责他,还抚平了Eggsy西装上一点儿惹人喜爱的皱褶。Merlin过来是找Roxy核对一下上次外勤的消耗的武器和新品试吃的反馈,什么“钻石耳环窃听器很好用就是时尚感不是很强。”又或是“十一个弹夹,三个手榴弹再加上钢笔,真的吗Roxy?”他俩在令人放松的背景音里小声而快速的交谈,而Roxy老是被Eggsy愉快的伦敦东区口音打断思路。

“那么,Eggsy,我不知道你周末有没有时间陪我晚餐。”Harry清了清嗓子,有点窘迫的感到一侧Roxy和Merlin惊讶的视线。他俩倒是很快又开始继续中断的交谈,努力降低存在感到几乎显得刻意了。理所应当的,Eggsy全然无知的答应了。“没问题Harry,没问题。”他俏皮又快活的眨眨眼睛,“我能就穿这件阿玛尼去吗?”在收到三个人怪罪的眼神时还忍不住要笑。

“真的吗Eggsy,我们都成为正式骑士好几个月了,而你的定制西装还只有一套?”Roxy翻了个白眼。Eggsy则开始嘟嘟囔囔的抱怨他自己根本不会挑,只能冲进成衣店要求店员拿给他最不会出错的搭配。

“胡说,现在离午饭还有一点儿时间,你跟我下楼去一号试衣间。”Harry翻转手腕看了一眼表面,站起身来。Eggsy像看到了食物的小狗狗一样跳起来,然而腿伤让他趔趄了一下——Harry Hart估计得用下半辈子忘记Eggsy腰线的手感了。

Merlin和Roxy沉默了一会儿,前者满脸高深莫测的开始在平板上划拉起来。Roxy感觉自己像被八卦硬塞了一嘴因为当事人没走还不能交流的青春期少女,一时拿不准到底要不要和Merlin交换个眼神。Merlin敲了敲平板,示意Roxy继续。

Harry Hart这个狡猾的老狐狸,Merlin志得意满的把App装了回去,看着几率像降雨一样越变越大,心想终有一天Harry Hart会屈服在青春的西装裤下。

 

 

Roxy觉得最近一段日子还算舒心:她的体重在危险的上升了两磅之后挺住了,生日临近推荐人兼叔叔Percivale终于记起来邀她打猎,而且由于Kingsman特工组织并不总得拯救世界,所以在炸完迪士尼城堡以及所有的扫尾工作完成之后,他们又能坐回开头那个平平无奇的小酒馆里头用厚重的玻璃杯喝点儿什么了。

Percivale穿着宽松的亚麻西装,风格与以往不太一样,还破天荒的用了红色的方巾。Roxy决定假装看不到这一点,有的时候悲伤并不需要安慰者。Merlin显然也打算这么做,他带着一打满满的玻璃杯加入他们,胳膊肘下夹着伪装成ipad的平板。他们先就各自任务中遇到的倒霉事儿评头论足一番,因为Merlin是后勤头目和军需官,他能讲出来的例子要多一倍,而且悲惨程度还要更高。

然后当然,Roxy怎么会想不到呢,燕子任务总会在这个时候成为佐酒佳肴。Merlin对这事儿实在是太有发言权了,估计从千禧年起所有Kingsman特工的色诱活动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Gawaine,永远的白马王子,长得也是最好看的一个,我就没见过他失手过。”Merlin慢慢的讲给到现在为止还没接过这种任务的Roxy听,“我都怀疑选择Gawaine的候选人时他们会加上容貌分了。”而Percivale只是沉默的抿了一口酒,指出“但他不是最好的那个。”

“诚然,诱惑不知世事的少女可比诱惑久经欢场的交际花容易多了。Roxy,你和Eggsy加入的时间太晚。”我们的到来正是因为我们的错过。Roxy默默的咽下了那个问题,“那么前任Galahad呢,Eggsy肯定会听的嫉火中烧。”

“听什么?”Eggsy好奇的问,他穿着好久没见过的那套金色运动衫,鸭舌帽边缘向上翻折过去,显得惊人的年轻。他挨着Roxy坐下,还记得礼貌的问候了一下两位年长的同僚,得到Merlin一声冷哼。“看来你腿伤已经好全了嘛,Eggsy。”

“嘿我就说没事儿了,Harry老是要扶着我走,还递给我手杖。”Eggsy一口气灌下半杯,带着泡沫胡子说。他用肩膀轻轻顶了顶Roxy,“你们之前在说什么?”

“我们在说你的圣洁导师出色诱任务的事。”兴许听出了Merlin故意装出来的不耐烦口吻,Eggsy的积极性并没有受到打击,相反,他估计得欢呼一轮好逼Merlin说出口。“Arthur之前在外勤中非常受所有年龄段的女性喜欢,他风度很好,人也很体贴。”Percivale觉得没什么不能说的。

“这跟他年轻的时候可大不一样。”Merlin不怀好意的指出,“我就没见过那么能吸引基佬的骑士了。”Eggsy刚刚还在兴奋的笑着,一下就萎靡了起来,Merlin差点要抱歉的摸摸他脑袋,挠挠他的下巴了。“所以Harry是个基佬吗?”他沮丧的嘟囔着,但是很快就掩盖了过去。Roxy觉得不妙——自从Harry和Eggsy恢复正常之后,对他们来说是正常,对其它所有笔直的男性来说是不可容忍的黏糊,Roxy以为他俩就会自然的滚做一团。但是现在看起来可不太对劲。

“我去再买一轮。”Eggsy走去柜台,而Merlin开始划拉他的App,降雨几率在平稳上升,水汽充沛,也有足够的形成雨滴用的尘埃,可就是闻不到一丝儿雨水。Eggsy回来之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扎着缎带的包裹,“喏,Roxy,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Roxy以为会是香水,手帕,丝巾或者是其他符合Harry Hart审美的奢侈品,却出其不意的掏出一盒DVD来。“BJ单身日记?认真的吗Eggsy?”后者示意她翻过来。

从包装纸里掉出一张朴素的贺卡,上面写着“生日快乐,美丽的Roxanne。”还有一个签名:Geoffrey Darcy,华丽的打着卷儿。

“我觉得你会喜欢的,特意弄的签名。”Eggsy冲她眨眨眼。


评论(17)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