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座

熟得快,码字慢,开个lofter存文

Pretty Young Thing (七)

 给Maruo的生贺



  “Geoffery Darcy。”Merlin重复道,“张三李四满街走,谁是他情郎?”他和Roxy鬼鬼祟祟的单独锁在技术室里,要是Kingsman有工会的话看见了肯定倒吸一口凉气指责Merlin职场性骚扰。大屏幕上是可怜Darcy的全部资料,连他与别人发生刮擦事故后惊慌失措道歉的模糊录像都有。“56岁,刚离婚,奥斯卡双冠王,演过那位同名的全英国少女的梦中情人——我说Roxy你能把DVD放下吗?”

   “我拒绝。”Roxy可疑的清了清嗓子,还是把用保鲜膜包好的DVD搁在了Merlin的桌上,贴在上面的贺卡像一道清晰的挑战书。

“说实话,Roxy你有必要把这玩意儿包的像个证物一样吗?”

“BJ单身日记,相信我Merlin,这可不是什么‘玩意儿’。这是大龄单身女青年的福音书。”Roxy反驳道,“Geoffery Darcy就是美与欲的化身。而且我们这样偷窥他的私生活真的好吗?”

“我不可能偷看Eggsy的私生活,即使我可以那也太过了。但是Mr.Darcy?跟新晋骑士交往的人我们都得排查。”

“而且他肯定不是HarryHart的福音书。Eggsy居然在新天鹅堡之后与他进行了第一类接触,这着实让我吃惊。”Merlin调出一系列模糊的监控画面,他们分别来自于可怜的Darcy的家门口,常去的咖啡馆和餐厅,定做衣服的裁缝店,以及被频繁光顾的一家水石书店。甚至还有一系列粉丝街头偶遇的视频,伴随着摇晃的镜头和尖叫,文雅的中年人被撵的像扑打水面的天鹅。

“你说得Eggsy像E.T似的——”“噢见鬼,这家的裁缝难道比我们的要好?他们都赶不上Hunts’man,至少后者还用手工绣花!”真的吗,Merlin,那可能是将要阻碍Kingsman拥有皇后的劲敌,你就认真介意这个?

“看这里,”Roxy指着左下角一块屏幕,“我们的Emma。”那是大概是来自于街对面的监控摄像头,正好能将咖啡馆的落地玻璃窗拍到一半。Eggsy被挡的只有一点点,而那位国际巨星?西装扣子轻松的解开,领带不见踪影,蓬松的棕发掉了一缕在额头上。他俩谈论的内容一点儿也听不到,然而在寂静的画面中,Darcy总在笑——腼腆的微笑,愉快的大笑,以及需要调整坐姿,还要咳嗽两句的温柔笑声。现在他可看起来和Harry不太相似啦。

“看来我们知道Eggsy喜欢什么类型了,再没有比这更明显的吧。”Roxy问Merlin,“我们怎么办?给我装上弓和铅箭,我就不用TT-33了。”

“没有人要去射任何人好吗!也许他们只是喝个咖啡。”Merlin反而显得十分冷静。

“或是吃个五道菜的法式大餐,或是好心开车送被狂热脑残粉围堵的国际巨星回家,又或是购买贵到你都不会买的小礼物——Merlin我认为你还是关心Arthur的呢。”

“听着,Roxy,我是Harry Hart至少二十五年的朋友了,而你差不多算是Eggsy最贴心的闺蜜即便你们才认识不到一年。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不能随便对他们指手画脚,最多只能在朋友伤心的时候给他们买小熊软糖。”Merlin摘下了黑框眼镜,好好的放在桌上。

“Kingsman不会阻止她的特工们正常的交往与恋爱,与明星或达官贵人的风流韵事甚至经常作为炫耀的资本。你知道吗,前任Arthur——愿他的灵魂永不安宁,也曾经与Elizabeth Taylor有过深入关系。”Roxy接过Kingsman的执行官,后勤之王,大魔法师Merlin的牛油果三明治,后者还递给她一杯茶。她咬了一口才觉得自己饥肠辘辘。

“很抱歉你错过了今天中午的牧羊人派,不过我觉得那不算损失。”Merlin说,“Harry Hart必须明白一件事:他再这么优柔寡断瞻前顾后下去,要么我在Arthur的医疗报告上加一条阳痿,要么活该他与Eggsy失之交臂。我对爱情使者这事儿已经彻彻底底的倦怠了。”

“那我们怎么办,就这样看着吗?”Roxy冲走到门边的Merlin喊道。

“你要知道,Roxy,Manners Maketh Man ,Jealousy attracts Cupid.”Merlin意味深长的说。他正要开门出去,又听见Roxy问他:“等等!Elizabeth Taylor是演过’Cleopatra’的那一位吗?”“Lancelot加十分。”

“噢艹,我还怎么看《玉女神驹》啊。”

 

 

 

 

 

 

 

Harry Hart对发生在技术室的一切全然不知,他竖起高墙,头一次决定做一个不管不顾的混蛋。他又开始每周邀请Eggsy吃晚饭,在那些贵的惊人的,拥有冗长无比菜单的酒店。他还情不自禁的老要炫耀似的向侍者展现他熟稔的点酒艺术,看着Eggsy钦佩的眼神在蜡烛后边闪闪发光,比擦拭一新的银餐具更加耀眼。之后一股羞愧的情绪猛地抓住了他跃跃欲试的心跳,这个时候Harry就会退回到阴影里,用餐巾进行防御。

我享受这个年轻人的陪伴,却迟迟不肯吐露我的爱意。Harry绝望的想。他生怕一开口,爱语会像龙焰一般喷涌而出,把所有事情毁个精光。之前Eggsy腿脚不便的时候,他总是托着年轻人的胳膊肘,小心翼翼的带他溜达,仔细的聆听着Eggsy轻快活泼的语调。他还借出自己的藏书给Eggsy,还回来的时候书里夹着一片夏栎的叶子做的书签,可能是Eggsy随手捡来的。

Harry把栎叶放进抽屉,包在他还是Galahad时用的一方墨绿的丝帕里。

然而Eggsy再也没有拜访过他的房子,在他那些脱口而出的邀请后,丧失理智的暗示中,再晚Eggsy都要回到自己的寓所去。Harry每次总是一半懊悔自己没有坚持,一半失望于Eggsy没有答应。

难道发生了什么吗?他常常想,Eggsy毫无二致的亲昵态度却老是打消他的疑虑。

 

Roxy不知道的是,Kingsman的魔法师的App告诉他,Geoffery Darcy是必要的催化剂。而Merlin自己的理智则告诉他,这位Mr.Darcy来势汹汹,从Eggsy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的存在这点可见一斑。老兄,我可不能让你死的不明不白啊,于是忠诚的Merlin穿起了法术长袍。

不过首先,他是Kingsman称职的军需官,无所不能的训导教练。所以在Merlin把Arthur堵在会议室的时候离规定的晚餐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Merlin开始喋喋不休了整整二十分钟的工作,不幸的是,的确一个都没法忽视。他看着Harry认真的表情,忍不住要想他的反应。是真的完全不在乎呢,还是勃然大怒?我需不需要准备速效救心丸?还是不得不射他一记失忆针?不知道一个脑部受过重伤的中年特工和不需要出外勤的技术人员谁的胜算高,不过我的射击成绩可是内勤第一。

“Merlin,先到这里吧,明天我们继续。”Harry Hart看起来颇为自得,西装还是新的细条纹山羊毛,看来晚餐另有安排。他狐疑的打量Merlin,“发生什么了,刚刚你就一副想跟谁打一架的愁苦表情。”

“那你可坐稳了,我——”“Harry!噢Merlin你也在啊。”Galahad从不敲门,也从不准时。现在Merlin知道他晚上的安排是什么了。不过Harry Hart今晚上注定要面对不快的一切,Merlin决定的。

“Galahad,袖扣不错。”“Eggsy,准时是一种美德。”

而Eggsy分别回答“谢谢你,Merlin,这是一个超赞的礼物。”和“Harry!你可不能说我。”Harry刚要装模作样的责怪他几句,突然眯起了眼睛——噢,老天,看来他终于发现了,Merlin想。

不同于Kingsman标配的D&F玫瑰金袖扣,Eggsy出人意料的用了一付全新的——沉甸甸的古朴金色,镶着半角碧如湖光的碧玺宝石,在HarryHart的脑海中犹如惊雷。重要的从来不是价格,同样对一年多前还是小混混的Eggsy也是这样。他,Harry和Merlin都买得起,还能买个十几二十副做棋子玩儿。

意味深长的是这小小的一角透露出来的自命不凡。什么,谁?谁胆敢擅自用宝石装饰他的青年,哪个混账敢向别人的作品涂抹色彩?!等等,也许——“Lancelot的品味着实不错。”Harry意有所指的示意了一下,然而Eggsy的回答让他的心直接沉入谷底,那是一种完全不在意的轻松感:“不这不是Roxy的礼物,这是另外一个朋友送给我的。”如果有什么还能让HarryHart更加怒火中烧,想必是Eggsy发现他表情不对试图做出的补救——

“怎么,Harry?噢我回送了他一点小玩意儿,还是之前翻送到你家的邮寄目录看到的。”Eggsy像邀功的小孩子一样炫耀,就像在绅士课程上拿了高分。“一瓶男士香水,这半辈子就没见过这么贵的液体了。”

这下可好,Merlin凄苦的想,细节全部齐了——富有,品味不俗,中年男性。等会我招供的时候希望Harry的怒火不要烧穿屋顶和我的羊毛衫。

“Eggsy,不如这样,你先去走廊一会儿。我跟Merlin有事要谈,马上就来。”Harry的声音听起来像沾着蜂蜜的刀刃,往下一点点的滴出剧毒,“马上就来。”

然后他转向Merlin,像一千五百多年前那位著名的君王那样要求到,“把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Jealousy attracts Cupid.     感谢Vc大大的英语协助


评论(35)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