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座

熟得快,码字慢,开个lofter存文

[Harry/Eggsy]神奇生物在哪里 章一

Eggsy Unwin瞪着他面前熊熊燃烧的轿车,烈焰不断舔舐着寒冷的边缘。整条街上的汽车刺耳的警报声此起彼伏,即使这样,Eggsy仍旧能感觉到他两个好朋友恐惧的注视。车的主人,他那讨厌继父的愚蠢喽啰正从黑王子酒吧里骂骂咧咧的推门出来——很显然对将要出现在他面前的一切一无所知。

    这是个寒冷的冬夜,Eggsy已经感冒好长一段时间了,他愚蠢的咳嗽,傻乎乎的流鼻涕,打喷嚏到眼眶发红。但他完完全全没有想到当他冲着街边打了个可笑的响亮喷嚏时,从他嘴里喷出来的是一团明亮的蓝色烈焰——

那辆可怜的黄色轿车轰的一声燃烧起来,而且估计是用Eggsy剩下的自由生涯作为燃料。

上帝啊,Eggsy痛苦的闭上眼睛,你不觉得在23岁获得超能力有点太老了吗。

 

 

Michelle早就知道自己的儿子天生不凡,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这点。Eggsy一岁的时候,也就是她的丈夫Lee Unwin还没有加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奇怪部门的时候,他们一家人会去公园野餐。Michelle抱着圆乎乎的Eggsy坐在草坪上,仔细的用棉布遮着他的小脸蛋防止太阳晒伤。Eggsy突然咯咯笑了起来,还挥舞着小胖手。

“怎么啦,宝贝?”Michelle看了一眼远处钓鱼的丈夫,亲了一口小婴儿的脸颊。然后Eggsy递给她一团软软的棉花——

他们头顶上那朵最大的云已经不见了。

Michelle若有所思地盯着那团棉花,仔细看起来才能明白其中的不同——摸起来凉丝丝,边缘在不断崩解,很快就消失在她温暖的掌心里。

“看来我们有了一个Cinderella。”她又亲了儿子一口,决定缄默到她死。

然后他们的生活急转而下,与那个童话不同的是,父亲先离开了这个家庭。Eggsy再未表现出什么不同。可能他的头发会有点像金针一样锋利,也可能只是Michelle喝了太多酒看错了阳光。直到有一天,Dean那个混球——她从未爱过他,只是天哪,一个人太艰难了,第一次当着Eggsy的面扇了她一耳光。

十五岁的Eggsy整个人都绷紧了,Michelle发现他的眼睛变成了金红色的竖瞳,像什么蛇类的眼睛,而他声音里头有一种古老又可怕的力量:“滚出去。”有什么东西披着Eggsy的外貌在阴影里嘶嘶作响。Michelle扑上去挡住Dean可能的视线,她捂住男孩的眼睛:“停下来,Eggsy,为了我停下来。”

男孩以为她是害怕Dean才遏制他的,在之后Dean朝他咆哮并且威胁要打他的过程中一直伤心的看着她。

之后Eggsy离家前往海军陆战队训练,Michelle每天都在担心害怕——上帝知道她不仅仅害怕Eggsy像他父亲那样死去。

 

 

Eggsy觉得要是那个高瘦苍白的男人再冲他大喊大叫的话,他可能就要忍不住下一个喷嚏了,可是万一他再像焊枪一样喷出烈焰来,整件事情就要一发不可收拾。他举起双手,摆出他最无辜最讨人喜欢的表情说:“兄弟,你觉得煤气爆炸算是个合理的解释吗。”这表情他通常只用来钓那些咯咯傻笑的富家女(或一两个年长男性,谁知道呢)的。

混混掏出手机来的举动证明谈判破裂:“你等着吧,小心你的屁股,Eggy。”他两个好友仍在可怜的目瞪口呆,估计得用好大劲儿才能阻止自己当场尿在裤子里。Eggsy其实挺能理解的——相处十几年的好友突然在你面前喷出火焰,着实吓人,不过这对目前的局势并没有任何好处。而隐隐约约传来警笛声更让人精神紧张。

要不我就再打一个喷嚏,然后赶紧回家带着Daisy和Michelle逃命?

“胡说八道。”一个温柔的低沉男声责怪道。

 

一个穿着双排扣风衣的男人从路灯照不到的阴影里头走了出来——等等那儿原先有人吗?等等我想的这么用力居然说出来了吗?他看起来四十来岁,高挑挺拔,棕发里有一缕缕闪烁的银丝,还优雅的挂着黑伞,是那种Eggsy会因为他的魅力而放过他的钱包和手表的有钱男人。男人从玳瑁纹眼镜后头打量着整个糟糕的场面,估计觉得Eggsy和他的两个好朋友还不如路灯战斗力强,所以直接对上了焦躁的混混。

“晚上好,先生。很抱歉打扰你们愉快的谈话,我和这位年轻人有话要说。”Eggsy像可怜的水手被塞壬迷住了一样僵硬地追随着他的声线。“我保证都是Eggsy的错,但是煤气爆炸也不是人能控制的。”被这种声音说话为什么还不跪倒在地,奉献的自己全部呢。

显然混混并没有理解Eggsy的审美能力,他往地上呸了一口,差点弄糟男人光洁的皮鞋。“老家伙,要找鸭的话史密斯街有的是,别来碍事。”

Eggsy自己还没来得及生气呢,那个蠢笨的坏蛋就被一伞杵倒了。

 

 

“也就是说,现在终于只剩下我们俩了。”男人抬起手腕的速度太快,Eggsy只能看见他的两个好朋友歪歪斜斜地倒地不起。

“该死的你对他们做了什么!”Eggsy试图愤怒,但是站在一地乱七八糟的躯体中间实在是难有说服力——躺倒一地的喽啰和黑帮分子都带有不同程度的青肿和骨折,他还得把其中一个拖得离燃烧的汽车远一点免得他给烧死。“你又他妈是谁!”

“我是Harry Hart,解救你屁股的人。”有了名字的男人伸出手,Eggsy戒备的瞪着他。“好吧,不握手。”

然后Harry Hart掏出一个网球那么大的像肥皂泡一样的东西轻轻放在地上。圆圆的玻璃体一接触地面就融化了,一层蓝色的薄膜瞬间摊开来,形成了半透明的宝石墙壁,把他们包裹在里头。

汽车停止了燃烧,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构建钢架,坐垫,涂漆。很快就像刚买的那样闪闪发光。那些七零八落的人体上的伤痕也慢慢消失。Eggsy看得目瞪口呆,他听见男人压低了声音:“Merlin,我已经见到龙蛋。”

一切复原之后,稀薄的宝石屏障慢慢消融,另外街道上的汽车轮胎声音也渐渐可以听到了。Eggsy感到肾上腺素褪去后的疲惫像潮水一样从膝盖向上蔓延,但是他仍然打起精神瞪着这位风度翩翩的不速之客。

“Eggsy,不要这么紧张。”自称Harry Hart的绅士无奈的说——他是个绅士吧?“我是那个给你勋章的人,可能你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我同你父亲曾是同事。”

今晚的离奇事情还能更多吗?!Eggsy情不自禁地捂住了胸口——在层层纤维下面,金属的勋章几乎感觉不到。年长的绅士走的太近了,Eggsy几乎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须后水味道,像静静的月光。然后他的精神和体力都到了极限——“阿嚏!”

     火光照亮了整条寂静的街道,远处传来了喝得醉醺醺的酒鬼的欢呼声:“好耶!女王诞辰烟花!”Eggsy几乎不敢睁眼看他造成的一切惨状——

     “噢,看来马上会有一个艰难的夜晚。”Hart保持侧身的姿势说。他拍去胸口的硝烟,装模作样地理好袖扣。“Eggsy,你现在的状况我不建议你回家。而我恰好有一个去处。”

Eggsy发誓他想拒绝来着,可一开口就喷出了几点火星,他只好捂着嘴巴点了点头。男人替他拉开十分钟前绝对不在那儿的出租车门。

“你是逆转偶发事件小组的吗?”Eggsy在手掌后边嘟嘟囔囔的问道。

“我很高兴你现在还有开玩笑的情绪。”

 

 


评论(18)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