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座

熟得快,码字慢,开个lofter存文

[Harry/girl!Eggsy]绅士偏爱金发女郎 0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坐稳啦!我要ooc啦嘻嘻嘻

*Eggsy,Roxy性转!没有Valentine事件!

*标题是玛丽莲梦露电影但实际上是特工佳丽AU!



“白马王子,加把劲。”射击室的灯光已经亮了起来,Garcia Unwin取下耳罩,冲好友眨了眨眼睛。Rocks假装瘪着嘴不高兴,不过还是很快笑了起来。

“事实上,白马王子们都得加把劲。”Merlin干巴巴地说。“Eggsy,Rocks,干得好。来餐室一趟。”他把其余受训人员像赶鸭子一样轰了出去,还威胁要取消一直抱怨的Charlie的午餐——“打不过一个姑娘还好意思说话。”

“Merlin,这可有点性别歧视啊。”Eggsy冲Merlin撅起嘴唇,还伸出胳膊要挂在他脖子上。“跟我的近身搏斗和射击成绩说去。承认吧,我就是当代的黑寡妇。”

Merlin握着她的胳膊肘举高,逼得Eggsy只能随着他的力道踮起脚反转半圈,然后“诶诶诶”的惨叫着被推进Rocks的怀里,后者手忙脚乱地接住她,还极力避免碰到什么不该碰的地方。Merlin都替他脸红了。

“至少黑寡妇有胸,这让红房子好派她出燕子任务。”Merlin毫不羞愧地说道,还比了比Eggsy的头顶。“啧。”他彬彬有礼地打开餐室的门:“女士优先。”

Eggsy冲他发出小兽威胁性的龇牙声,然后把Rocks推了进去。

 

 

“晚上好,先生们和女士。请坐。”Arthur和Galahad都坐在老位置上,而Eggsy一秒变为贞静少女的样子让Rocks忍不住微笑。年长的Galahad狡黠地冲他的学徒挑起唇角作为问候,实在是魅力惊人,而房间里剩余的绅士们都翻了个白眼。

“噢,非常温暖。”Arthur瞪了他忠心耿耿的部下一眼。自从平民少女进入Kingsman特工培训后,他恼火的发现自己风度翩翩的Galahad越来越呃,不那么贵族。Arthur已经能够预见他得在婚宴上听Galahad的伴郎Merlin发表演讲,就坐在Eggsy泪眼婆娑的母亲和小妹身边。他俩到现在还没捅破窗户纸真是奇迹。

“我们收到了王室的委托。”Merlin打开隐藏的壁画屏幕。“美国小姐比赛组委会收到了炸弹威胁信,而且对的Miss. Unwin,我知道很老套。”

Eggsy露出了毫无愧疚地道歉表情,她咬着自己的拇指指甲,并且假装不知道Rocks露出的搞怪恶心皱脸。“为什么女王会在乎美国小姐?咱们上一届英国小姐已经被别国打马赛克了也没人在乎。”Galahad终于忍不住了,他把Eggsy的手从嘴边拉下来,用他那几百镑的手帕轻轻擦拭。“Harry!我自己来!”

“谢谢提醒Eggsy,因为这靠我们自己实在是太难发现了。”Merlin调出一张新的照片,这次是位金发碧眼的少女,“英国二代移民,MIT生物医学在读,刚刚成为纽约赛区冠军。”少女姣好的脸庞无忧无虑地冲他们笑着,而档案中的荣誉多得能挤出边框。

“而且我们的委托并不是由女王提出的。”Harry Hart放开了他面红耳赤的学徒,后者恨不得把自己溺死在光滑的桌子上。“看她的眼睛和下颌线条,透露出很多信息。”

Merlin冲他一指,“正是如此,皇太孙的委托也侧面证明了这一点。恐怕我得说,这是两位王子殿下的同母异父妹妹。”正是这样,Kingsman才不能转交这项任务给CIA。

“我们需要一位特工进入选美比赛。”然后Eggsy感到整个屋子的视线沉甸甸的投射过来。

 

 

Harry Hart在自己客厅里找到了Eggsy——他最近所有妄想的源头,青春的最后一点儿火光,以上两点让他心甘情愿的交出钥匙而不是Eggsy优越的闯空门技术。少女摊手摊脚的躺进沙发,胸膛微微起伏,光洁的小腿搁在脚凳上,正在糟践Harry家的电视游戏。年长的绅士轻轻坐下,避免压到她金棕色的发丝——厚厚一叠压在身下,还匀出一大捧像瀑布一样摊得到处都是。这使Eggsy像躺在落叶上的人偶,而翕动的红唇和在脸上投下阴影的卷翘睫毛又不断的把Harry从幻觉中拉出来。

“Merlin说Eggsy在乱发小姐脾气,年轻的女士,能告诉我她在哪儿吗?”他轻轻地发问,满意的感觉到Eggsy气嘟嘟地扔下了游戏摇杆。“Eggsy,告诉我。”

少女将光溜溜的小腿搭上他的膝头,那一点点温度和重量让人心里发暖。Harry握住她的脚掌替她穿袜子,故意挠她的脚心惹她发笑。Eggsy倒是试图抵抗来着,不过马上就吃吃地笑成一团。

“Harry,知道我什么时候有的第一支口红吗。”Eggsy微微脸红地给自己套第二只袜子,大腿绷着特别好看的肌肉线条。Harry允许自己的视线比平时多停留一会儿,在变成有形的灼烧之前再移开。“还有那种贵的吓死人的香水。”

“在尿布奶粉和口红之间选择并不难。”Eggsy听起来有点惆怅——这点儿程度的惆怅比起她的过往来说并不庞大。Harry见过她的小妹妹,蜷缩在姐姐怀里的样子让Harry完全不必要的想起了以后。“看看那些姑娘们,Harry,再看看我。”

Harry闭着眼睛也能辨别不同:窈窕体态,端庄谈吐,手上最多只有中指上笔杆磨出的细茧。然而Eggsy在沙漠中皴裂的嘴唇,从倔强下颌滑落的汗珠则是另外一回事儿——虽然她自己并不知道。

“好姑娘,别让我担心。”他最后这么说。

 






*不敢看评论我睡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Q口Q

评论(30)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