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座

熟得快,码字慢,开个lofter存文

[Harry/girl!Eggsy]绅士偏爱金发女郎04完结章

完结了伙计们!还赶上葱开开太太的母蛋蛋简直超级幸运!大家儿童节快乐!





“他没亲我。”“你觉得芭蕾怎么样,只需要跳天鹅湖的一小节就可以了。”

“他为什么没亲我。”“你以为我们是什么,红房子吗?训练女特工还带舞蹈培训的?”

“体操吧,跳带操。正好她矮墩墩的——嗷!你干什么Eggsy!。”Rocks捂着脑袋,瞪着拿橙子怒殴他的少女特工。她还穿着孔雀绿的裙子,脖子上的钻石项链却不见踪影。Melling手忙脚乱地接住了那个可怜的橙子,两个人惊恐地瞪着她,像瞪着美杜莎。

“天杀的他到底为什么不亲我!我是说!这是我唯一能光明正大亲他的机会了!”Eggsy拿起了一个12英寸的潜水艇三明治,上面全是蛋黄酱和熏肉火腿。“别呀!我需要摄取热量不然我会死于失恋的寒冬的!”Rocks敬畏地看着胆敢从母狮口下夺食的Melling,简直就是选美事业的殉道者啊。

“不你不会的。”Melling还给她一截黄瓜。“给我看看那条项链。”

“给。后来魔术师请我做嘉宾把这玩意儿变没了。我得拿着把PPK对着他的腰他才从档里掏出来。”

“不是吧Eggsy!”“上帝啊!”Rocks一把抄起了老爷子的胳膊免得他软倒在地上,另一只手则轻巧的接过蓝丝绒首饰盒。纤细的银色网织着钻石和蓝宝石,肯定不是银和水晶做的便宜货,但是Eggsy的鉴赏水平也到此为止了。

“钻石是女人最好的朋友。”Rocks让一缕光正对着那颗硕大的水滴型的主钻,反射的跳跃光线在他脸上映出细细的彩色。“所以说是温斯顿的上等货?”

“Eggsy,Rocks。”Merlin上线。他在这条线的时间如此之长,要么是他超级不放心任务进程以及认为Eggsy是个彻头彻尾的傻蛋,要么就是他担心两位见习生却从不说出口。“才艺表演准备的怎么样了。”

“Merlin这条项链是你买的吗?”Eggsy把眼镜对准项链。“这算不算组织财物,我需要上缴吧。”

线路沉默的如此之久,Eggsy简直要以为Merlin终于困得掉线了,就像普通的Skype一样。“不。”他终于开口了,听起来像被迫招供好友心上人的高中生。“Eggsy你可以留着。”

“Merlin。告诉我。”

“这本来是Galahad的母亲的。爱德华时期的古董——Eggsy!”然而女孩已经站起来了,眼睛里燃烧着烈焰。她实在太聪明,简直有丘比特加成的光环。说真的,人们都应该相信爱神,给她重新修建神庙,献上祭品。

“Merlin,帮我告诉Harry,让他亲自来拿项链。我不能收这么珍贵的礼物。”她成竹在胸,而Merlin没有一秒就屈服了。“Galahad原本预定今晚前往阿根廷,我让他明晚再走。”

 

 

 

Eggsy为了壮胆喝了太多马丁尼,在玻璃门上传来剥啄声时已经醉的有点步伐踉跄了。她穿着明天决赛的粉色晚礼服,就是Melling替她改短了裙摆好让她自由走路的那件。黑暗里玻璃门上的插销太难打开,她差点要急得掏出枪来射它。

“轻松点,女孩。”Harry温柔的嗓音隔着玻璃几乎听不见,不过Eggsy成功地打开了玻璃门,一头栽进了无边的夜色里。露台边缘消失在朦胧的庭院中,而HarryHart只剩一个黑色的剪影。他一把撑住了踉踉跄跄的少女,Eggsy的脸颊贴上了他冰凉的丝绸西装面料。

“抱歉。”Eggsy抱着双臂嘟囔地说。他们俩默默地站了一会儿,然后Harry清了清嗓子。

“所以,Merlin说你想见我?”他示意Eggsy往灯光更暗的小径里头走,还绅士地提醒她注意脚下。Eggsy干脆蹬掉高跟鞋,还能感觉到Harry无声敬畏的目光

“啊,对。那条钻石项链——”然后Eggsy发现她忘记带首饰盒出来了,她一定是把盒子搁在妆台上而忘了拿走。懊恼和羞愤一下子冲上了她的鼻腔——天哪我真是他妈的愚蠢,Eggsy差点像个小姑娘一样恼火地哭了起来,肯定是因为酒精和Harry的作用。

Harry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他很快作出了反应。“There,There。”Eggsy都不敢抬头看他的表情,尽管她知道夜色里两人都看不清彼此。但是她随即感到腰上一紧——年长的那一位轻轻将她揽入怀中,还安抚性地拍了拍Eggsy的脑袋。

他放任Eggsy在他怀里掉了好一会儿眼泪——不光是为了那该死的首饰盒,还包括这一周以来Eggsy从未有过的经历,成为假冒的MissNew Jercey和穿着上好套装走来走去。他知道少女特工敢从一万英尺上纵身跃下,或者面对一列疾驰而来的火车,这根本不关勇敢不勇敢什么事儿。

“那条项链,”他感觉到怀里Eggsy平静了一点才开口说到。“是我父亲送给母亲的结婚礼物。父亲去世之后,母亲送给了我。”

“Eggsy,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儿。”然后他亲了下去。

 

 

Eggsy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像树袋熊似的伸展四肢挂在自己的导师身上,还在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对方的嘴唇。男人有力的双手托着她的臀部好让她完成这项高难度动作。她贴着Harry的脸颊,还能感到自己的眼泪沾湿了对方。“绅士可以这么接吻吗。”

“显然他们能。”Harry粗糙的手掌抚过她大腿上的枪套,插进去揉捏温暖柔嫩的皮肤。Eggsy能明显的感觉到什么东西抵在她的大腿内侧,而且肯定不是TT-33。察觉到Harry把她放下来的意图,Eggsy搂着他的脖子不肯松手,还轻轻鼓励地咬他下巴和脸颊。

“我原本想等任务结束了再提出来的,小姐。”Harry换个姿势把她横抱起来,后者一直孜孜不倦地骚扰她的导师,像个刚刚尝到甜头的小姑娘。“No,Eggsy。”

他直到露台才把少女放下来,Eggsy仍在激动地小口呼气。Harry注视了她一会儿,然后突然又亲了她——这回用上了舌头和牙齿,Eggsy被他舔咬得脑袋发晕,但是当这个吻结束时却仰起头追随他的嘴唇。Harry气息终于开始有点不稳,他捧着姑娘的脸,额头顶着额头的看着她,看着她眼睛里模糊的一点光。“保证自己的安全,Eggsy。”

Eggsy用额头把他顶开去,借着一点点房间里的光,她看到Harry嘴上有她的口红印。“瞧我弄得这一片狼藉。”她不好意思地笑了,抽出Harry胸口的方巾替他轻轻擦拭,然后再脸红地擦去了自己的唇上的部分。Harry入迷地看着Eggsy纤细的手指把方巾一点点叠好,然后挑逗地慢慢放回他的胸袋。

Eggsy突然拽住他的领子迫使他低下头来——她咬了Harry嘴唇一口,然后得意洋洋地把他推向朦胧的夜色:“快走吧罗密欧!别被抓到了!”

Harry看着她消失在窗帘后面,还故意在轻纱和灯影里缓缓脱衣服。他一直等到灯灭了才离开。

 

 

 

现在所有的佳丽都等在后台。他们要进行一轮T台时装秀和泳装展示决出16强。Eggsy带着夸张的蓝色宽檐帽和齐手肘丝绸手套,暗自期望他们的人气削减战略不要成功到把她剔除16强。这回她的耳机藏在厚厚的金棕色发卷里,Merlin正在冷静地向她发号施令——不过听起来着实让人紧张。

“Merlin,如果袭击发生在泳装展示环节我可没办法。我不可能带着枪套上台。”Eggsy紧张地小声嘟囔到,旁边已经有佳丽好奇的打量她了。

Merlin可疑地沉默了一下,然后他说:“你不需要担心。”

Eggsy在幕布后面扫了一眼观众席,前排部分已经改成了优雅的圆桌,铺着白色的桌布。然后她明白了——“Whatthe fuck!”当然不需要担心,因为她看见了Lancelot,Percival和其他骑士“叔叔”们正在次第就坐。他们装成完全不认识彼此的样子,可笑地互相寒暄。Lancelot正在笑着给邻座的Percival看他的手持式摄影机,完全像个富有又聒噪的中年富豪。Percival微笑着颔首,但是Eggsy知道他的西装下藏着至少四把手枪,还有割喉绳和粹有剧毒的匕首。

“你的James叔叔说他绝对不能错过这个,哪怕之后我把他派去南极。”

“请把他派去月球谢谢。哦不,Merlin——你不会也在吧!”Eggsy踮起脚尖使劲朝人群里看,不想错过一丝光头的闪光。

“我在酒店的总统套房,没关系Eggsy,我不会错过你的表演的。”

“操你们所有人。”

 

 

 

 

Eggsy进了16强,也进了最后的五人名单。她早就看出来评委中有个人情绪不对——不是提问环节需要网友帮忙的卡戴珊兄弟,然而她没想到他掏出的不是手枪或者烟雾弹,而是开关控制器。

她和Tilde Snow正面对面支撑着彼此,等待MissUS的头衔会落到谁头上——为期一年的巡游任务,参加环球小姐的机会,一整年的皇后啊那可是。然后那个评委站了起来,捏着某个像车钥匙的玩意儿开始尖叫。

幸好我穿的是晚礼服,等等,我真是进化了啊。然后Eggsy松开Tilde的手,一把撕开粉色纱裙的下摆——对不起Melling,然后掏出TT-33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枪。

整个大厅爆发出让人头疼的尖叫声,从各个门里涌进来一大批面罩男。Eggsy翻到T台下边之前先把傻在哪儿的Tilde一把拉了下去,然后开始火并。哦不哦不James叔叔你不能!好吧。他的麦德林已经开始扫射武装分子了,而Percival正在冷静的使用双匕首割喉。

紧接着,Eggsy射中了大厅中间璀璨的水晶吊灯,轰的一下把T台砸成两节,整个环境暗了下来。

 

 

Harry赶到酒店时发现Lancelot和Eggsy都站在门厅里头,像被罚站的两个小学生。不过Lancelot的兴致依然很高,正在劝说Eggsy同他一起喝一杯威士忌压压惊。他的金发女郎身上的纱裙下摆还裂了,脸上蹭着烟灰,衬着她的眼睛像燃烧的翡翠。Harry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Eggsy。

“来这里,Eggsy。”他冲抱着双臂还咬着下嘴唇的女孩笑了笑,后者在继续沮丧和给恋人一个拥抱之间举棋不定,最后还是朝他小跑过来,融化进他的怀抱里。“好姑娘。”

“嘿!我也需要一个拥抱。”Lancelot善意的取笑了他们俩一下,不过还是心满意足地拿着玻璃樽走开了。

“Eggsy,Galahad。进来。”从敞开的门里传来Merlin的声音。Harry领着他的学徒进入会议室,Arthur的投影看起来特别严肃,而大家都在场——Melling,Rocks,还有其他的骑士们。

“年轻的女士,你知道你造成多大混乱了吗?”Arthur现在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他的孪生兄弟了。一份报纸躺在深色的实木桌子上:valkyrie(女武神),并附有Eggsy威风凛凛站在T台上双手持枪的照片——有点像保护伞公司的宣传照,要不是事态这么严重她可能会笑出来。

“拜托,请不要开除我!”Eggsy焦急地说,声音里都带上哀求了。

“该死的干得好。”她没料到Arthur下一句是这个,而大家都开始扭曲地憋住大笑。“Merlin你告诉他们接下来的事情,我去休息一下。怎么说,看看你的比基尼秀。”

投影消失了,而所有人都温暖地大笑起来,Lancelot“砰”的撬开了香槟瓶子。“Eggsy,美国联邦政府向我们表示了感谢,他们会给你伪造一个CIA特工身份。TildeSnow得了冠军,不过那原本该是你的,他们现在当然不承认啦。”Merlin不得不提高声音好盖过狂欢。

“我们给你做了个这个。”Rocks拿出一顶纸皇冠——就是Eggsy五岁以前在生日宴会上戴的那种,还拿塑料宝石粘在上面做装饰。随着父亲的去世她再也没有这个机会。Percival递给她一小把蛋糕上面装饰缎带做成的花束。

“恭喜Miss Kingsman!”Melling冲她拉开了纸礼炮,Rocks则糊了她一脸奶油。Eggsy尖叫着加入了战局,抓起一把冰淇淋蛋糕扔了Lancelot满脸。

 

 

 

Harry感到自己在微笑,他和Merlin特别心机地站在窗帘旁边。“网上那些传说Eggsy是女特工的消息是你放出来吧,Merlin。”

Merlin高深莫测地举起了茶杯:“这顶后冠可不能白白拱手让人。Eggsy本来就是冠军,你也是这么想的吧,Galahad。”

“噢Merlin,你这个护短的老家伙。”

“嘿Harry!”Eggsy的脸上蹭着一大片奶油的样子让Harry心里一动,然后他被一把草莓味奶油糊了眼镜。他抹去镜片上黏糊糊的一片,刚好来得及接住跳上来的少女和一个甜腻腻的亲吻。“这次没有口红了!”

“绅士都爱金发女郎啊果然。”Merlin在后面阴测测地说。

 

 

 

 

 

 

 

 

 

 

 

 

 

小剧场  最后他们怎么结婚的

 

“Tilde Snow在环球小姐中夺冠了!”Eggsy冲Harry挥舞着报纸。

“你很高兴吗Eggsy?”

“不!她成为环球小姐之后,美国小姐的头衔会顺移给亚军的!现在我成为美国小姐了!糟糕!”

“你想成为美国小姐吗?你应得的Eggsy。”Harry有点紧张,不过他故作镇定地换了个坐姿。

“才不!天哪想想都麻烦。”

“那我们结婚吧。”

“对不起再说一遍?”

“我们结婚吧,成为Hart太太就不用当美国小姐了,必须未婚才行。”Harry掏出了准备很久的戒指。

 

 

 

 


评论(18)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