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座

熟得快,码字慢,开个lofter存文

[Harry/Eggsy]神奇生物在哪里03













邪恶的光头巫师,这是Eggsy见到Merlin的第一印象,听到他叫Merlin的时候则更加确定了,即使对方穿着毛线套头衫。他稍微觉得自己有点想喷火,但是刚刚在黑暗之井里头凄惨的大叫让他破了音,Harry的眼神表明再多一点笑意他就要喷出来了,Eggsy有点羞恼。




“Merlin,这是Gary Unwin——”“Eggsy,我坚持。”




而Merlin点点头:“Eggsy。”年轻人发现他看久了也不是那么吓人。虽然他们身处这么一个诡谲的密室,大片的玻璃窗外是一个地下机库,罗列着整整齐齐的飞机和豪华汽车——从Eggsy只在007系列电影中见过的阿斯顿马丁,到来源肯定不合法的阿帕奇直升机应有尽有。逡巡的工作人员全规规矩矩地穿着亮眼的橘色制服,看起来正常的不得了。




完完全全就是一个Eggsy想象中普通的高机密间谍组织应该是的样子。




“Eggsy,Galahad应该给你大致说过我们了。”Merlin递给他一个马克杯。“普通的咖啡。我们,Kingsman骑士全都是神奇生物混血。你应该看过著名的哈利波特和魔戒系列吧。”看着Eggsy像狂热粉一样拼命点头,抱着咖啡眼睛发亮的样子,Merlin有点好笑。




“Kingsman主要负责狩猎那些给人类世界造成损害的黑暗血统,普通的人类社会之间的斗争我们也接,为了掩盖我们的真实身份。”Merlin摊开手掌,点点湛蓝星光构成的微型小人开始活动起来,Eggsy看着一个直立行走的狼人把一个男人咬碎成星光,然后胸前带着K字标示的执枪骑士把又把狼人捅了个对穿。“为了潜入人类社会,前辈们做了许多工作,包括伪造了整个007系列故事。”




“卧槽不是吧!我以为是MI6的宣传工作啊!”




“很不幸,是的。整个Kingsman活动的第一要素:隐藏。”Merlin严肃地说,“其余的你会在课程中学到。不过是否成为Lancelot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他看起来想就这么结束话题,可Eggsy仍然一头雾水。他感觉自己像接到了霍格沃茨的猫头鹰来信,却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撞了墙。“等等!那我是什么?!我的妈妈和妹妹怎么办?!”




“不管你是什么,看来你的魔法抗性和耐药能力都很好。”




“见鬼!你在说些什么?!”




然后他感觉周围突然一下黑了下去。在直挺挺地摔得不省人事之前他想,狗屎,那果然不是普通咖啡。上帝保佑我的后脑勺吧。




 




 




Harry把Eggsy打横抱了起来,男孩不太高,却沉甸甸的暖和。他一只手穿过Eggsy的腿弯,另一只手则轻松地托着他的肩膀:“Merlin!他可能会摔出脑震荡的!”




“而王子殿下绝对能接住他。快把放上来,我觉得他很快就能醒。真希望我迷豆荚多放点。”Merlin“啪”地带上手套,而一盏阴测测的手术顶灯照耀下的手术台出现在墙角。即便相处了这么一两百年,Harry仍然觉得自己在和早已灭绝的黑魔法师相处,虽然他们早就通过相位跃迁——“别傻在那儿,快来帮忙。”Merlin一把撕开了男孩廉价棉袄的拉链,轻松地拉扯起他里头穿的长袖衫来,Harry有点目瞪口呆。虽然他偶尔会去酒吧,特别偶尔的会误入脱衣舞俱乐部,那个时候他会说服自己仅有的罪恶感,好好欣赏一下年轻男孩儿的肉体——汗津津的蹭着金属杆子,濡湿的黑色布料一点遮蔽效果也没有的绷在大腿上。




可剥一个失去抵抗力的前同事的儿子的外套——比他小了几百来岁呢,这也太超过了。Harry哆哆嗦嗦地靠近手术台,男孩的肌肉线条很可爱,毛剃得很干净,粉嘟嘟的——哦天哪哦天哪哦天哪!他仰头看着天花板,而Merlin发出嗤笑声。很快Eggsy就像新生儿一样的昏迷着,Harry心有愧疚地注意到他的睫毛都是金棕色,在脸上投下一小圈迷人的阴影。




而Merlin铁石心肠,丝毫不为同事的愧疚感打动。他用器具拨开Eggsy的嘴唇,看他的牙齿——整齐可爱的一圈儿,又穿刺他的食指取样。接着他一路搜寻,最后终于在大腿内侧找到了目标,而Harry已经快羞愧致死了——那是一个硬币那么大的红色印记,繁复的卷曲花纹,表面平滑。




“看这个,快过来。”Merlin带着晶石做的放大眼镜,让他看起来更像某个邪恶的下流邪术师了。话说很久之前,黑魔法师们会用处男的人皮——“圣洁的Galahad,快过来看一眼,你不会跌下圣坛的!”




Harry觉得只有他在意这件事情好像显得他才是猥琐的那一个,于是他看了那么一眼,并且竭力忽略上头一点某个东西。“天哪,这是!”




“龙印。”Merlin直起身来,严肃的看着他。“这很明显了,我们的男孩不是混血之后产生的火蜥蜴,凤凰或者其他别的神奇生物。他就是一条龙,像他的父亲那样。”




“你对Lee的研究并不透彻,我们也无从知道他是什么品种的龙——血统稀薄到无法化形,也未表现出像Eggsy这样的喷火能力。”Harry现在感觉不到什么羞愧之情,剩余的都像积雪那样化得干干净净。“Eggsy,他有可能做的更好。”




“龙印全都是红色的,银龙的龙印也是。天哪我们的资料这么少。”Merlin有点沮丧。“如果那帮子巫师不出走就好了,整个史诗时代的资料他们都藏着。”他朝虚空中一指,蓝色晶粉构成的巨大卷轴投影出来,是幅瑰丽的长画——全是各式各样的神奇生物,灭绝的,存活的,下落不明的。那些小的围绕在大的周围,就是那些龙,长着尖角和利爪,喷出冰晶或者龙焰。




“每次看我都觉得非常震撼。”Merlin喃喃的说。“Harry你要知道,龙和我们完全不同。他们并没有什么平等意识,最和蔼智慧的银龙也——”




“他们很美,很强大。”Harry的手指穿过他眼前一只蓝宝石龙,锋利的鳞片闪着锐利冷光。他着迷的看着他,或者她吐出晶粉构成的龙息。“而且也十分危险。”




他冲Merlin点点头,“我知道你的意思,如果Eggsy最后被证明天赋邪恶——”




“上帝保佑我们不会走到那一步,但是仍需做好万全准备。”




 




 




Eggsy是被嘀嘀咕咕的人声吵醒的:“什么?!天杀的!”他的脑袋像宿醉过后又被大象碾过一样剧痛。他睁开模糊的视线,发现自己躺在行军床上,呆在一间颇有军队风格的集体宿舍里头,还有淋浴头和开放式厕所。




而房间里头还有其他人——一部分聚在一起的男生穿着极具公学特色的昂贵西装外套,复古羊绒衫,还自命不凡的喷着Eggsy完全辩认不出的香水;剩下的两个则是女生,这让她们那股子骄傲劲儿减低不少。只穿着二手店衣服的Eggsy觉得有点孤立无援,不过他也遇到过更糟糕的情况,完全不能抱怨。




“你好,你睡得真香,而大家都是陌生人谁也不好意思叫醒你。我是Roxanne,叫我Roxy。”第一个跟他说话的姑娘头发是漂亮的金色,但是苍白的脸色却没有她话语里的热情。Eggsy伸出手跟她握了握,冰冷的手指差点给他冻伤。




“Eggsy。”




“Eggy?”Roxy模模糊糊的发音一定让他笑了起来。“抱歉,我是吸血鬼,有的时候舌头不太听使唤。E-gg-sy,对吗?”




“对。”Roxy冲他友好地笑笑。“这儿都知道自己是什么,呃,东西吗?”Eggsy有点不太好意思的问她。




“哇哦,看来我们这儿有了个新兵蛋子!”说话的是个高个男孩——男人,蓝灰色的眼睛不怀好意地上下扫了他两眼,“Eggy。”他伸出手来随意地握了握。“我是Charlie。”




而他身边两个像围绕着马尔福少爷的跟班的两个分别叫Rufus和Digby。Eggsy抱着双臂,索然无味地瞪着他们取笑自己的学历。他刚进入了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正在为分院仪式烦恼呢,实在是没什么精神搭理这些无聊的贵族少爷。




“所以Eggsy,你是什么?”Charlie亲密地问他,声音像纡尊降贵的国王。Eggsy并不打算吻他的脚,况且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就在他打算随便编个什么支吾过去时,门上响起了有节奏的三声——邪恶的光头法师进来了。





评论(25)

热度(108)

  1. 芒忙茫虎鲸座 转载了此文字
    嗷嗷嗷嗷又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