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座

熟得快,码字慢,开个lofter存文

[Harry/Eggsy]神奇生物在哪里04

Charlie挺讨人烦的,他高个,蓝眼睛,还带着明显到虚假的雄心勃勃。但是Eggsy在公立中学遇到过更危险的大块头,可不是恶意的公学玩笑可以比拟的。Eggsy通常懒得搭理他,不过在口舌之争上他暂时还没落过下风。

第一天欢迎仪式把大家都弄得郁郁寡欢,Amilia的尸体被抬走的时候Charlie阴郁的表情让Eggsy以为他是在愧疚——Rufus有人鱼血统,Eggsy被他瞬间展开的鱼尾给吓了一跳。而Charlie冲他大喊大叫要他检查房间的接缝,而不是检查每一个人都拿到了淋浴头。Eggsy没法责怪他,因为他自己也没有想到。

关于Eggsy自己是个什么物种的研究停滞不前,Merlin拒绝透露一切信息,每次Eggsy去问他的时候他都假装在看手上亮晶晶的平板并发出不耐烦的支吾声。Eggsy试图从Merlin的肩膀后面偷看,但是他没那么高,而且光头法师的灵敏度简直好的不科学。但那根本不是市面上的数码产品,更像是魔法卷轴和高科技的结合体——通往乌有国的秘密通道。“嘿伙计,你药倒了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食指上有个采血点。这不该有点愧疚什么的吗?”

“嗯哼。”

 

 

第二天他们给拉到屋子外边的沙地上,Merlin站在阳台后边像贵妇人似的盯着他们,脚下是一堆嘤咛蠕动的笼子——小狗。真的是小狗,看起来至少有两只贵宾犬和狼狗幼崽在小声抱怨。这场景如此平常,Eggsy简直要扭头看看自己是不是身处宠物市场。

然后他选了一只看起来像斗牛犬的八哥。而Charlie在一边用鼻孔发出一声冷笑——Eggsy暗暗希望他把鼻涕喷在新的作训服领口。

“你们选了什么无所谓。”Merlin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加了一句。“这些都是地狱犬混血幼崽。”他特别阴险地冲Eggsy笑了笑。“不过个性方面,祈祷它们的凡间父母们影响稍微少点儿吧。”

Charlie特别大声地笑了起来——Eggsy满意地看到他的小狼狗把他趾高气扬主人的靴子咬穿了,后者的大笑转变成“嗷”的一声。“噢,影响真大不是?”

他脚边的八哥哆嗦着,带着奶味儿咳嗽。男孩子低下头轻轻安慰它。Roxy有点好笑地看着他,然后她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刚刚那只狼狗混血是不是?

 

Harry在Merlin的办公室找到了他——为了满足他的掌控欲,房间的一面是玻璃墙,正对着辉煌的机库。装着凤凰蛋的保育箱摆在办公桌一角,被一大堆的陈旧羊皮纸包围着。不过传说中的魔法师并没有坐在办公桌后边:他在颇为现代化的屏幕墙前边。

“还没有孵出来吗?”Harry隔着玻璃——也可能是昂贵的魔法素材往里看,金蛋看起来像个假冒伪劣的圣诞礼物。“之前有过这么长的记录?”

“我倒是想拿个撬棍给他敲敲。”Merlin没好气的说。他整个人陷在像消除游戏似的后勤协理里头,把剩下的骑士指挥得团团转。仔细观察可以看到连接着屏幕的不是电线光纤,而是蛛丝一样的亮银丝,走了一截儿就消失在空气中。“供给不够。他是凤凰,你我的等级都太低了,跟个无底洞似的填不满。”

“可惜。只有他知道当天发生了什么。”Harry烦躁地理了理袖口。他从头到脚无懈可击,可以让一个老裁缝痛哭流涕。“等等。”

Merlin面前的屏幕正好停留在受训生的画面上,年轻人们像鹌鹑似的在泥泞小路跑步热身,小狗崽紧贴着脚边。Eggsy像黑羊一样格格不入——不知怎么搞的他选的那只就是不肯挪动步子,然后年轻人把小狗崽塞进了领口。

“龙呢?”

 

跑步对所有人都不算什么——魔法生物血统最基本的一点就是强化肉体。吸血鬼Roxy可以徒手打碎花岗岩,正儿八经跑步对她来说需要强忍住瞬移的本能,不然剩下的还没迈步她已经到终点了;Eggsy是海军陆战队的预备役出身,负重跑简直是家常便饭。然而拖着那些哼哼唧唧的狗崽,真是种折磨。你得注意着脚下别被牵引绳绊倒,也不要踩到嫩嫩的狗爪子。JB——他的狗崽的名字,尤其不肯合作,它不愿意跟在主人身边,还老哆嗦。

这群据说血亲强悍无比的前程远大的狗狗们现在看起来只是普通的宠物狗而已。Eggsy怀揣着JB冲过终点的时候稍微有点惴惴不安:他违反了规矩,而Merlin把上一个胆敢用谜语回答他询问的斯芬克斯强迫变形然后关进了他自己的狗狗屋里头。

“Eggsy。”喊住他的是Harry,他穿着风衣外套,像活过来的画中绅士,在路边等他。“能陪我在这附近溜达溜达吗?”

Eggsy感受到其他人的眼神变成了有形的什么东西——Roxy的目光是纯粹的好奇,还在嘀咕着“哇他好帅。”剩下的那些则不那么友好:Charlie像看那些蜜糖男孩似的看着他,Rufus和Digby也好不了多少。不过Merlin的眼神让他赶紧答应了:开玩笑先躲过这一波再说。走之前他还冲Charlie比了个倒v。

“奇怪……”Charlie喃喃地说,他瞅着Eggsy的背影,感觉好像刚刚那个手势不是故意挑衅,而是对他心里的想法发出的回应。“我有说出口吗?”

“Charlie!”Merlin冲他点点头,他们正要集合往小树林行进。“专心。”

 

 

Harry拿着手杖——他的年龄和物种寿命都不需要,但是对整体的风度很有帮助,如果身边不是个身着作训服的小伙子。他们在湿乎乎的沙土小路上散步,对前者的牛津鞋真是个挑战。

“我希望你对训练还比较习惯。”Harry对年轻人这么说。“你的母亲和妹妹都安全的搬离了住所前往Kingsman的安全屋。”

Eggsy有点惊讶,随即皱起了眉头:“每个受训生都有这么优待吗?还是只有我一个人有。”

“Eggsy。”Harry停下来看着他,年轻的样子,金棕色的头发剪得很短。“Eggsy。你不需要这么抵抗。”他看着年轻人的眼睛——漂亮的榛子绿,嘴唇的颜色浅的像唇膏。“你的父亲救过我一命,你也可以相信我是来真的帮助你的。”

Eggsy咬着腮帮子思考的样子有点可爱,Harry想揉揉他的头发。“抱歉。实在是,Harry,这一连串的事情,我有点——”男孩子结结巴巴道歉的声音让他领着继续向前走去。

“事实上我有事情想要拜托你。”Kingsman的庭院幽深到能存下整支军队,还有优美的池塘和树林,只不过深秋让一切柔美的东西都褪去。他们一直在走小路,直到Harry握着Eggsy的手肘让他停下来。

“好,好的。”男孩的脸红了,他咽了口唾液,紧张地在地上蹭来蹭去。“我能交换我是什么的情报作为报酬吗…OK当我没提过。”Harry发现他真是不善于对付那些对他稍微柔和一点的人。

“拿着这个,贴身存放,一天至少保持十六小时的接触。”Harry掏出一个黄金卵形项坠。“裂开的时候马上通知Merlin。乖孩子,能做到吗。”

Eggsy接过这枚看起来像是项坠的东西,他从领口拉出细细的银链——Harry看着那个徽章有点发愣,把它串了进去。

“我会好好保管的Harry。”Harry看着亮晶晶的眼睛有点眩晕,他本想就此告别,但是——“训练中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我。”





#请大家踊跃催文!督促作者这个网瘾阿嬷!

评论(2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