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座

熟得快,码字慢,开个lofter存文

[Harry/Eggsy]一夜风流 (abo)

给G的生日贺文,码一小段表示我会更新的决心(然后出去旅游




Eggsy Unwin麻烦大了。

他蹑手蹑脚地穿过清晨还带着露水的草坪,尽量显得不那么像入室盗窃犯。他们家搬到这个整洁宁静的社区不久,Eggsy的爸爸Lee把篱笆下的玫瑰花苗看得比儿子的性命还重要,后者胆敢弄坏一根必然遭到毁灭性打击。

但是,Eggsy仍不觉得自己能顺利的逃过父亲的怒火——作为一个才成年一天的Omega,在整个发情期不见踪影之后还带着皱巴巴的衣服和酸痛的屁股打算偷偷溜进家门?天哪Eggsy都不敢照照镜子来确定自己脖子上的吻痕有多么明显,那个男人掐着他的腰操他的时候太使劲了,想必在他的身体两侧留下了永恒的淤痕。

门厅里一片寂静,窗户边儿覆盖着妥帖的蕾丝白纱。Lee今天上班本来会早起为全家人做早饭,给Eggsy年幼的妹妹Daisy做放在饭盒里头带去学校的爱心午餐,这反常的现象让Eggsy心生警惕。他刚刚度过人生第一个不靠抑制剂的发情期,饿的简直前胸贴后背。Eggsy在潜入厨房摸点吃的和赶紧逃往楼上自己的房间之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败给了本能。

我就摸盒牛奶和吐司,他边想边溜进朦胧的厨房,冰箱的门近在咫尺——

“Mr Unwin。”一个甜腻腻的声音在他后面响起。Eggsy要是有绒毛的话绝对炸开成闪电。“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现在才回来吗。”

Eggsy艰难地转过头,发现他爸爸坐在餐桌后头的阴影里。即便他穿着煎蛋图案的围裙,整个气势也高的快突破窗户了。Lee冲他微笑了起来,从靠背椅上连过渡都没有的瞬移到他面前。

“为什么抑制剂的瓶子没有和你一起消失呢,Eggsy Unwin?”Lee抬起他的下巴,在看到吻痕下边并没有出现牙齿的印迹时不动声色的松了口气。但是他仍然非常愤怒,而Eggsy并不能责怪父亲这一点。

那是三天前,每年的Omega骄傲游行的时候。


评论(34)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