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座

熟得快,码字慢,开个lofter存文

[Harry/Eggsy] I Just Can't(1)

Legend混同,汤老师友情出演,然而没钱





“求你。”

“不。”

“我保证!我就试最后一次!”

“大写的NO。以防你不懂英文。”Merlin对在走廊里头堵上他的Eggsy Unwin说。这是一个春日的上午,从城堡一样的Kingsman总部北翼望出去,花圃里头开满了热烈的大马士革玫瑰。多亏了这点芬芳的慰藉,Merlin才没有把纠缠了他整个餐室加走廊的Eggsy扔到西伯利亚去。

“一个间谍不能没有蜜糖任务的,求你了Merlin。”Eggsy可狡猾了,他眨巴着眼睛,瘪着嘴,用Harry Hart最吃的那套表情对付Merlin。最为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屈服在这双祖母绿,夏日池塘或者圣诞玻璃纸糖果的眼睛下头,心甘情愿地为他提供一切——限量版的Addidas三叶草跑鞋,狗狗泡泡浴和比其他骑士多出一倍的弹药消耗。

但是不,Merlin决定这次坚决不屈服。那些惨痛教训历历在目,简直能出一本新的百科全书,而Merlin自己就是那个倒霉的主笔。这个小混蛋,他像所有的小动物那样突然发现了主人根本不会狠下心打他哪怕他抓花了昂贵古董家具,马上变本加厉地捣蛋起来,浑然不管之前在街头流浪的凄惨。

“Ikee,Nicht,Non。”Merlin说,而且他洋洋得意地瞅着平板上的小抄,鉴于他的古希伯来语差不多都忘光了。“我可以滔滔不绝地说上一天,Eggsy,我记得你的外语课程才开始四个月不到吧。”

“ Ладно 。”Eggsy怏怏不乐。“但是Merlin,求你了,难道007能少了邦女郎吗?”

“事实上,可以。”Merlin在那块在Eggsy看来像写满楔形文字的泥板一样的东西上滑来滑去。“我们的宣传部做的真好不是?全球人民都喜欢00特工系列。”他阴测测地笑了,把整块平板翻过来凑到Eggsy鼻子底下。“从此往后再没有邦女郎了,Unwin先生,不仅没有邦女郎,我们还要好好挑挑漂亮小伙子。”

Eggsy一脸十岁的时候被告知圣诞老人是童话的小孩子表情。他穿着的这套夏季面料的宝蓝色西装Merlin从没见过,把Eggsy的眼睛衬得像绿孔雀羽毛一样幽深。肯定是Harry Hart那条老狗,Merlin的眼睛化为软尺,把Eggsy从鼻尖量到后脚跟。

也许该多给年轻小伙子一点机会?Kingsman已经好几年没有这么年轻的骑士加入了,大家都在学习和两位年轻人合作的经验。噢Roxy是比较让人熟悉那一类,她是位年轻的淑女,早就被教育得知道什么时候重重的敲门,另外一些时候则对门把上的领带视而不见。但是Eggsy,Eggsy Unwin这个小捣蛋鬼,把所有圆桌骑士哄得团团转,尤其是他们的老大。

Merlin自己也对这双绿眼睛没有什么抵抗力,但他还是硬起心肠——想起之前种种Eggsy出蜜糖任务导致的乌龙,他瞅了瞅走廊两端发现没人,然后在平板后头说:“别缠着我了小子,下次任务给你多一半经费啊。”

好像并没有硬起心肠呢Merlin叔叔。

 

 

 

 

Harry Hart,圆桌骑士之王,纡尊降贵地在技术室等他。额角一星已经开始发白的伤痕把他原来有的斯文优雅搅合进了一点点暴虐,像龙睁开了眼睛。他俩虚情假意地寒暄了一下,彼此都知道对方看透了自己——直到Harry清了清嗓子:“Eggsy之前是不是找过你讨论下一次钓饵任务?”

 

啊哈。在这儿等着我呢。Merlin觉得自己像被迫上岗的丘比特,而且这种感觉逐渐进化成教堂的风琴声,在他耳边嗡嗡作响。

“他找你说情来了?”Merlin递给对方一沓文件,满意地看到对方的脸颊收紧了。Harry把那叠负担给夹到胳膊肘底下,虽然他满心希望吹出一道龙焰给它烧个精光。

“噢你是不知道,他快把我的房门挠穿了,上一次我的门板这么岌岌可危还是酸黄瓜先生没有做节育之前。”Harry捏着鼻梁回答。但是语音里头那一点点炫耀还是让Merlin想大声的清清嗓子。“他做了什么让你坚决不给他钓饵任务?”

“糖爹。”Merlin面无表情地回答,但是看到老友瞬间张红的脸还是补救了一句。“不是说你!上帝啊!”“Merlin!”

“你之前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我没有告诉你是我觉得没有必要。”Merlin掏出一个U盘,做出Kingsman的徽章样子。“Galahad不知道每位骑士的任务都有影像备案,你升级为Arthur之后有查看权限了。”

Harry有点僵硬地接过了键盘,Merlin敢说他有点高兴。

 

 

 

Harry Hart把自己关进书房,他告诉自己是为了看一大堆资料——好几份骑士的报告,Gawain的那份可疑地沾着红色液体,还有几份他自己的健康评估,他小心翼翼地把他们挪到最下头。但是转眼间,他已经把U盘插上接口,还捧着一杯茶。

首先是一堆文字资料影印件,附带着Eggsy特别沮丧的签名,笔划快要凿穿纸张了都。Harry扫了几眼,发现Eggsy尝试出过不少钓饵任务——在他“去世”之后,为了安慰难过的Eggsy,Merlin给他安排了一堆需要某些情感特长的任务,而且对象都经过精挑细选:芳心久旷的地产大亨之女,性取向一直成谜但是其实大家都知道的某国子爵,以及“四十来岁的文雅中年教授?”Harry瞪着文件,实在不明白区区一个教授有什么好保护的,但是他马上发现了——棕发棕眼,又有点儿腼腆温柔,侧脸看起来有点儿像他自己。

Harry有点唏嘘,但是更深的是什么他却来不及细想。这些资料看起来十分乏味,干瘪异常,但是他们在某些方面都有点类似——前一半像好几部007电影的开头剧本,后一半则像一个深仇大恨的后勤人员的抱怨。就比如地产大亨女儿那一次,Eggsy绑着钓鱼线从摩天大楼顶上速降15层突破玻璃幕墙,成功的用一把冲锋枪干掉了半打武装到牙齿的恐怖分子。穿着金色鱼尾晚礼服的少女被绑在珊瑚枝造型的室内工艺品上,Eggsy十分帅气地扔出匕首——本该割掉束缚带让她像条美人鱼一样跌进绿眼睛青年的怀里,Harry很是确定那会是经典的一幕,然而匕首割断了束缚带,也割断了少女一大把头发,还顺势削掉了用来系住裙子的装饰丝。

噢Eggsy,Harry伸出一只手捂住脸,他都要笑了。照片上少女愤怒地表情搭配着Eggsy沮丧的狗狗眼——他这次休想得到红利了。

其余的案例则更加印证了Eggsy完全不受爱神——或是露水姻缘之神的青睐。那位性取向成谜的子爵最终被证明喜欢女孩子,对Eggsy堪堪绷在屁股上的咳咳完全不感兴趣。Merlin心有愧疚(才不)地写上补充:后勤方面采集情报能力需加强,特别是以前并不在乎的私生活方面。

Merlin可能觉得成熟女性更青睐Eggsy这种戆头戆脑的小孩子。下一次的任务是找出某政要私藏的海关走私证据——Eggsy兴致勃勃地捯饬得像个十八岁的小男孩,无辜的绿眼睛在长睫毛后边闪烁着纯洁的崭新,绝对能迷倒女皇陛下。然而,这次的情妇女士是位敬业的相关从业人员——她倒是把Eggsy的屁股摸了个够,还把手伸进惊慌失措的小男孩的内裤里头,但是就是不肯乖乖坠入情网。Eggsy最后假扮清洁工人潜入对方办公室,在垃圾桶夹层里头发现了文件。

Harry还看了最后那段视频,Eggsy紧跟在那位核能专业教授的身边,一脸的神魂颠倒——Harry的胃里全是沉甸甸的石头,因为他压根不能确定那刻骨的爱慕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逢场作戏。最后那位教授被证明了同伊朗毫无关系,而他拍了拍Eggsy的脑袋——作为直男完全没能发现Eggsy搂着他的腰是为了想要吻他。

前任Galahad一半想笑,一半想安慰这位倒霉的青年,揉揉他的头发——在他眼里Eggsy根本不是魅力不够,相反,每次看到他金棕色的睫毛在眼睛下边投下一圈阴影,Harry就有一股难以抑制的,想要用舌头仔细舔舐的欲望。

他实在不应该再想下去。

 

 

最终Merlin屈服了,但是他要求Harry对Eggsy的任务进行全程关注,扬言“不能就我一个增加工作量。”并且仔细评估了一下,挑了个比较平衡的任务——可以倒是可以采用情感战术,但是不攻略对方也能完成。

“资料就放在他床头的保险箱里。”Merlin敲了敲平板,而Roxy非得搭着Eggsy的肩膀把下巴搁在他头上。后者竭力挣扎了一会儿,但是还是没能抵抗这位女骑士把他当个娃娃捏来捏去的举动。好几位骑士都好奇地在餐室停留,Eggsy那名声在外的钓饵任务都快成为Kingsman的保留笑话了。“拿到保险箱密码就算成功。实在拿不到,我给你准备了小型炸弹。”

接着这位黑道传奇给投影在了大屏幕上。

 

 

 

 

#大家饶命我来更新了#扑通

评论(28)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