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座

熟得快,码字慢,开个lofter存文

[Harry/Eggsy]神奇生物在哪里05





Merlin的生物学研究碰壁几百次之后,他终于扔掉了所有的试管和移液枪,转身扑进了Gary Unwin的家族史料。不过也没有什么大进展,现在他们知道了Eggsy的一个曾曾曾祖父是个子爵,还有个曾叔母看起来有点吸血鬼的嫌疑。Merlin告诉Harry,也许是龙的血统实在是太稀少了,害怕灭绝的本能牢牢地锁住了一切秘密。龙的眼睛在人类的眼睛后边窥探,揣摩,不肯轻易地交付一切。

“Eggsy怎么样了?”Galahad刚从南非回来,晒得手腕上一圈白皙的表痕,肩胛骨下头还有一大片淤青。不过他看到训练中的男孩还是松了口气,Eggsy头发长了一点,正冲着那只八哥犬轻声叮咛。“看起来不错。”

“嗯哼。”Merlin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哼哼声。“过来和Lancelot,哦不,James打声招呼。”盖着小被子的凤凰蛋老老实实地躺在盒底,长出了一圈模糊的金色花纹。

“之前有这种情况吗?”Harry仔细地查看着,还伸出食指轻轻刮过蛋壳——蛋哆嗦了一下,默默地挪开了半指。

“…”“…”

“别慌别慌!”Merlin手忙脚乱地在一堆羊皮纸里头摸索,Harry双手举在胸前,两个人都有点不同程度的惊慌失措。“估计是要破壳了!你看!”他拉出一长条羊皮纸卷儿,全是絮絮叨叨的凤凰孵化指南。这是前任Lancelot累积的经验,现在Merlin已经能情绪稳定地面对一切问题,而不是像James在他面前误中剧毒陷阱的第一次——他们连悼念的酒都喝了,亚瑟拿出了一个倒不完的酒桶,可是连一个去扫扫凤凰余烬的人都没有。

“花纹取决于孵化者的地位。”Merlin费力地辨别着Lancelot的笔记。“天哪等他醒了我非揍他一顿不可,这花体字卷的我。”他在面前的屏幕上调出一个大得惊人的数据库,把花纹拓印上去。“现在我们知道龙孵化凤凰长出来的花纹是什么样了。”

“然而这对Eggsy的种类研究并没有什么帮助。”Harry用两根指头捏起被子——啊现在他发现了,这是块Merlin的新毛巾。“孵出来的凤凰会不会有什么毛病。”他向Merlin指出龙可是黑暗生物,而且要不要告诉小伙子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呢。

“才不。”Merlin看着蛋翻滚了半周,找了个蛋黄对下的姿势躺了下去。“现在的小孩儿老把邪恶当酷炫,你要是告诉他自己是条龙,boom!”Eggsy才不会这样呢,Harry想,他就是有这种信心。

然而这种信心在看到Eggsy的特殊训练时崩溃了。“Merlin!”他不敢置信地瞪着他和记录上的十几条——天啊那是什么,几十个G的无死角视频,隐秘的抗药性试验,等等:“你让他们徒手给焰光荆棘除草?!”

“那次除了Eggsy全都歇菜了哈哈。”Merlin干巴巴地笑笑。“你的小男孩还挺喜欢烧灼感的,虽然他马上伪装成畏畏缩缩。你真该看看Rufus在我这里领鳞片保湿剂的样子。”他敲了敲平板,投影出一大片蓝幽幽的数据。“别在我这儿耗着了,见见你的学徒,带他吃顿好的。”

然后他又加了一句,在Harry将将走出大门的时候:“圣诞节快乐。”

 

 

Harry走出Kingsman总部那带有穹顶和柱子的门厅时,外边已经有几寸厚的积雪了。这个古老的隐秘组织也会放两天圣诞节假,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工会头头是可怕的喜马拉雅雪人而大家都害怕他。噢,原来已经是圣诞节了,Harry竖起他大衣的领子。这个异教徒的节日,没哪个混血喜欢去教堂,但是大家都很喜欢假期。那些口耳相传的“贵族”——Harry其实不明白根本不算是纯种人类的“他们”到底为什么还在乎身份这种东西,会把受训生接回家去共享天伦。

但是Eggsy,唉,Eggsy。他家里可不会有温暖的老祖母在等他,事实上Harry很怀疑Merlin会让Eggsy回家过圣诞——他那个可怕的继父还虎视眈眈地盘踞在他的家里,像恶龙栖息的巢穴。可实际上,Eggsy才是那条龙。

“Harry!”风雪静得像玻璃雪花球,而一小队疲惫不堪的人影踟蹰而来。Eggsy的声音像天鹅换羽后的第一声鸣叫,惊得石雕天使翅膀上的积雪扑簌簌地往下落。男孩冻得通红的脸上还沾着泥浆,而作训服已经开始结霜了。他们刚刚在野地里跑了四十公里,Merlin派出的小妖精——穿着花瓣裙子和真正的蝴蝶翅膀,飞起来带亮粉的那种,不准他们使用能力,还会向落后的人喷粉色的雾——中招的人会天地颠倒一会儿。“日安。”Eggsy快活地冲他喊道,然后一屁股坐在大理石阶上,其余人纷纷效仿,很快Harry脚下就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堆疲惫的躯体。

Harry有点不知道如何落脚,但是粉色小精灵朝这队疲惫的青少年喊出了解散,Charlie特别不友好地踢了Eggsy的腿一下,Harry看得一阵莫名其妙地怒气勃发,但是Eggsy毫不在乎。他一脚揣在Charlie的后膝盖窝上,让对方重重地跪在光滑冰冷的大理石边缘.

“怎么?想搞事?”Eggsy似笑非笑地看着Charlie,后者正气呼呼地从地上爬起来。“这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宝贝。”

Charlie退却了,跟着他走的是大部分一肚子冷风的疲惫学员们——等着接他们的车已经在大门口。那位金发的吸血鬼少女Roxy扑向了叔叔Percival的怀抱,后者向Galahad颔首致意。

“Eggsy。”Harry看着年轻人从地上爬起来,他脸上的泥浆已经干透了,估计让他有点痒痒。“别拿你那爪子挠。”

“抱歉。”Eggsy把脏兮兮的手拿开,还可疑地红了脸。“Harry你来报告任务吗,圣诞节快乐。”他看起来挺无所谓的,但是直到现在,绿色的眼睛才露出疲惫。

Harry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看得男孩不好意思起来。“我也是一个人过圣诞节。”他突然说,而且剩下的句子争先恐后地从他嘴里冒出来,有点像说话会吐出金子的那个小男孩。“我想一个年轻人会乐意陪伴他可怜的老伙计吗?”他看着男孩的脸色突然亮了起来,故意说:“也许他不会,毕竟陪伴一个老人过圣诞有什么乐趣呢?”

“我愿意Harry!”Eggsy急得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口,又想起来自己手上全是泥浆。“噢抱歉。”

“收拾上你的东西跟我走。”Harry才懒得跟他纠缠下去。

 

 

再次看到Eggsy的时候他有点沉默——男孩穿着被他从街头领回来时穿的那身薄外套,拎着个瘪瘪的行李袋。他不想问Kingsman的月津贴都到哪儿去了,因为答案最后肯定指向一个未署名的信封,放在Michelle的窗台上。Eggsy有点儿局促,他敏锐地发现了Harry仔细打量他的目光:“作训服挺暖和的,只是Merlin说不准穿出去。”

等那辆出租车——还是没有司机,停在一家特别大的百货商场前面时,Eggsy有点儿懵。Harry替他打开车门:“我也觉得有点儿不——Kingsman,但是Savile Row已经休假了,而我们的前台说如果我执意要现在定做你的西装,就咬死我。”Eggsy想到那个苍白瘦弱的老裁缝像条真正的狼一样亮出牙齿,不禁打了个寒颤。

“而且也没有这么快能拿到,魔法也不行。”Harry拍了拍出租车的驾驶室门,后者嗖地一下就无影无踪。“所以我们退而求其次吧,Westwood也没有那么糟糕,至少我的远方侄女穿过。”虽然并不感到高兴。

“Harry你的圣诞节采购没做完吗?”Eggsy被温暖的室内温度激得打了个喷嚏,他俩同时僵住了,直到确定一丝儿火星都没有才继续活动起来。“有点晚了不是吗。”

Harry无奈地瞅着他,商场大而明亮,而且人少得出奇——肯定不是因为Harry说服了想进来的其他顾客都前往别处,用一点点小魔法。“你,你的圣诞节采购没做完,孩子。”

 

 

Eggsy高兴得晕乎乎的——还能更棒吗?他的长腿叔叔邀请他去过圣诞节,本来他以为自己会一个人呆在宿舍,面对剩下的空床,吃点Merlin留给他的面包什么的。当然这样的圣诞节比起之前和Dean过的已经很像天堂了,他攒钱买了给妈妈和Daisy的礼物,打算趁Merlin不注意偷偷翻墙出去放在门口,赶在醉醺醺的继父回家之前。真奇怪,明明矮墩墩的围墙上面长满了险恶蠕动的荆棘,它们却从来没有为难过他。

但是Harry开口邀请他过圣诞节,还带他来买衣服——看架势不仅从头到脚崭新的一身,还有内裤和袜子,以及围巾手套等只有Michelle很久以前才会想起来的东西。虽然这些东西要从他下个月的工资里头扣掉。Eggsy有点儿鼻子发酸,不过他清了清嗓子,把感动统统和着小蛋糕吞了下去,那是Harry买来给他垫垫肚子的——“先吃一点这个,我定了晚餐,买完东西就去。”

商店的大理石地板特别明亮,很多精品男装牌子Eggsy从来都没有听过,遑论购买。他穿过年轻男孩子们常穿的运动名品,也用打零工的钱买对他来说挺昂贵的跑鞋。可是这些,看起来像是他这个年纪的有钱男孩子会穿的衣服,而不是Harry那种昂贵的西服和外套。

Harry径自走进了一家,Eggsy看到导购员小姐——胸牌上写着“Emma”的小姑娘眼睛射出了寒光。她嗖地一下靠近,那架势只有嗅到血腥味儿的鲨鱼才有,而且不必要地贴近年长的那一位。Eggsy从来没有这么直接地看到Harry的魅力起作用,像猫薄荷招揽猫咪。

Harry礼貌地拒绝了小姑娘的推荐,他看起来随性又专心地从寒光闪闪的衣架上抽出衣服,很快就积累了厚厚的一沓,Emma已经又推过来一架移动的魔法,由许多的毛衣,套头衫和带格纹的裤子构成。

Eggsy入迷地看着,直到Harry递给他搭配好的一套——薄荷绿的衬衣,浅色的背心和黑而无暇的毛呢大衣,还给他拿来一双靴子,好穿在完全无装饰的裤子外头。

“去试试。”Harry在驼色长条沙发上坐下,跟其他衣服一起,交叉腿的姿势不像是在一家精品成衣店,而是所罗门王坐在他的宝座上。Eggsy脸红了,他在Emma似笑非笑的表情下走向试衣间。

“你要不要也进来一下,”Eggsy扭过身子靠在门框上,而Harry挑起了一边眉毛。“里边挺宽敞的,足够装下我们两个人,你知道。”年轻的男孩努力挺起胸膛,好不在Harry的眼神底下退却,也不要那么快的脸红,透露出内心深处的秘密。年长的绅士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可能紧抿的唇角下一秒即将微笑,也可能锋利的眉梢会沉下来酝酿出疾风暴雨。

“噢别介意我的傻话。”“下次吧,有位淑女在这里呢。”

Eggsy落荒而逃,冲进了试衣间。

 

 

Harry与那位年轻的女士Emma的聊天简直没完没了,这个小姑娘充满了好奇心,一直在旁敲侧击他和Eggsy之间的关系。年轻人第一套衣服就让她大为折服,而Harry压根不知道她到底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样的回答——父亲?长兄?如果是恋人也不会歧视你们。

“他是我同事的儿子。”Harry谨慎地选择了一个最乏味的回答,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否满足于这个平淡的界定。Eggsy终于试完了最后一条在Harry忍耐极限的裤子——至少没有铆钉亮片或者奇怪的机绣。Harry礼貌地请小姑娘处理掉Eggsy原本的陈旧衣服,让年轻的男孩儿穿着那件黑色的呢子外套——领子底下有一道沉稳的红色,却让人内心痒痒。

现在Eggsy跟之前那个街头混混大不相同——像个年轻的公子哥儿,Harry还给他买了好几件活泼的浅色衬衣,又多拿了几条穿起来让人感觉不到的内裤,好替换掉已经快变得透明的那条。

Eggsy结结巴巴地道歉,他抱着一大堆衣服纸袋,还带着双鹿皮小手套。“不用道谢,严格来说,这是你的月工资,我只是帮你花掉而已。”Harry小心的藏起了一个缎带盒子。“接下来我们去吃晚饭吧。”

然后他们迎面撞上了一对奇怪的搭档。穿着全套嘻哈歌手衣服的黑人老头和一个带着义肢的少女。Harry瞥见Eggsy吃惊地打量了对方好几眼。确实,很少有人的义肢是这么锋利的刀尖,让这位黑发黑眼的少女多了几分谜一样的魅力。

他们礼貌地让路,两方稍微迟疑了一下就擦肩而过。

 

 

直到晚上,看着Eggsy在酒杯后头的绿色眼睛,Harry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他还没有撤掉商场周围的忽略魔法,为什么他们能够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呢?

 


评论(24)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