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座

熟得快,码字慢,开个lofter存文

脑洞10 金镣铐

 哈利·哈特去见他的小朋友的时候不需要带眼罩,天鹅绒黑加金线的那块也不需要。他自在地袒露着空荡荡的左眼眶,发白的伤痕贯穿整个太阳穴。切斯特·金用剑留下的痕迹也给哈利带来可怕的复仇怒火。

但是去见艾格西的时候他不用伪装成那个阴冷的公爵,他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他曾经浑身是血地倒在过艾格西的膝头,也曾经向那个甜蜜的地方抛撒过一把宝石,第一次他得到了亲吻和泪水,第二次他得到了艾格西凶狠的一拳——那孩子打起来像不知疲倦的小狮子。

穿过层层帷幕和挂毯,一道又一道的房门才能到达他安置艾格西的密室。巴黎最好的建筑师也许会发现过厚的墙壁,莫名其妙抬高的楼梯——只有他们到达巴黎之后才需要这么多的保护措施,艾格西不太高兴,但是哈利注意到他自动放弃了所有社交活动,所以也能原谅男孩肆意妄为地试图惹恼他。

比如就是不肯穿那些散落在东方地毯上的文明世界的服饰,外套和马甲堆萎成皱巴巴的丝绸,水晶磨成的扣子在绚丽的毛料中间反倒不明显了。艾格西闭着眼睛,身上只有香料的味道,如果那勉勉强强算是一缕轻烟缠绕着男孩子健康的身躯。他光得像太阳,金饰则是千丝万缕的光芒,流淌在他的胸膛和手臂上,镶嵌的宝石反射出细细的彩色。艾格西腰间搭着一块轻薄的丝绸,而哈利在想手指穿过流水一样的布料,抚摸里头同样质地的肌肤会是什么感觉。

虽然他已经触碰过了,哈利在长沙发的另一端坐下,陷进一堆猩红的天鹅绒中。然后他膝头一沉,艾格西把搁在脚凳上的脚挪了上来。他带着贵族公子哥儿都不会想到的首饰,他带着一副纯金的脚镯,但是你得仔细看。没有隐藏巧妙的卡口,也没有镶嵌使金属薄弱的宝石,却有奇怪的拱形纽,还能看到崩开的金链留下的陈旧痕迹。

哈利轻轻地摸着温热的黄金,把手指插进缝隙里摸他的肌肤。他感到一阵阵怒火杂着自豪——这可不是装饰品,你会把镣铐称为项链吗?他用剑挑开试图在艾格西脸上印下奴隶痕迹的火烙,砸开连着两支金脚镣的锁链,用斗篷裹起这个失去祖国的小王子——

男孩在哈利试图亲吻他脚背时终于不能继续装睡了,他带着狐狸一样的狡黠坐上年长那一位的膝头,胳膊穿过他的后颈交叉,把嘴唇贴了上去。哈利搂着他的腰,让艾格西好舒舒服服地加深这个吻,而且他自己也能把手伸进那片云雾一样的丝绸里头,做点让男孩子吃吃笑起来的事情。

他俩脸贴着脸,艾格西炫目的金绿色瞳孔放大得特别清晰,透过金棕色的睫毛倒映着他的导师和爱人。他拉掉哈利的领巾,解开对方的衬衣扣子,还轻轻地急促喘息——然后哈利听到一阵叽里咕噜的声音。

年长的那一位大笑出声,他横抱着这个健壮的青年站了起来,再把他囫囵个抛进沙发深处。艾格西气恼地大声哼哼起来,把脸埋进布料里拒绝行动。

“穿好衣服,我们去吃早饭。”哈利哈特拍了拍他的屁股。




*全篇灵感来自于基督山伯爵和海蒂的休息室谈情说爱片段,大仲马写的太好了简直so羞愧。马若太太画过的金脚镯蛋蛋!七夕快乐!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