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座

熟得快,码字慢,开个lofter存文

[WARCRAFT]MASS CONSERVATION 01(洛卡)

被卡德加击中,不知所措

*全是ooc和漏洞,大家都没死定律,但是更烦人的事情总是会出现





“图拉扬,我亲爱的朋友,我不得不十分遗憾地通知您,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我的身体再也无法让我长途跋涉,伴随您返回洛丹伦。重复我们的诺言令我羞愧,您是诚实守信之人,而我——”

 

安度因·洛萨脚步匆匆,从长长的光滑石阶上一直下到那些有狭长窗户的走廊里头,要到他妹妹宽敞的休息宫室里头去。路过他的两两成行的暴风城卫兵对他如此欣快的情绪感到疑惑——洛萨爵士不是阴郁古怪的人,恰恰相反,他是最能激起聚会上欢呼和酒杯碰撞的人之一。但是这种愉悦的情绪,足以说明他在期待什么不同寻常的令人高兴的事情。

“你在偷笑。”

“麦德!”洛萨撇了麦迪文一眼。守护者坐的十分放松,尽量靠近舒适的壁炉。他头发里夹杂的银色变宽了,命运施加给麦迪文的枷锁磨灭了他身上大部分的热情和意志,但是火焰仍在他深陷的眼窝里熊熊燃烧。

“怎么了,指挥官。”国王陛下也在,他再不是之前那位能在日落之前带领十二次冲锋的马上君王了。迦罗娜的匕首造成的痛苦过去这么久仍清晰可见,让他只能依靠拐杖,也不能长时间的站立和奔跑。战争开始到现在,所有人都改变了很多,被血与火浇筑成铁或者黄金。

 

塔利亚头也不抬,在羊皮纸卷轴上签字,“他发出了法师述职令,要求他们聚集到暴风城里来。”

“洛萨!”

“现在?!我们离冬幕节只有十二天了?!”

国王陛下和守护者不敢置信地瞪着洛萨,后者在能凝固成利剑的质疑目光下瑟缩了一下,马上挺起胸膛:“实际上我只是——”

“对,他只发了一封,给——”

“我的王后陛下!”洛萨大喊着打断她,“谢谢您!谢谢您!”塔利亚抬起头来,她的大眼睛闪烁着愉快的光芒,更像一个小妹妹而不是王后和母亲。

“在是您的王后陛下之前,我是您的妹妹。”塔利亚把信纸边缘对齐。她跟洛萨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十分确定指挥官正在乞求她的高抬贵手。这还挺好笑的,鉴于洛萨是个花花公子哥儿现在却跟个单纯的牧羊女似的团团乱转。

“年轻的信赖,”守秘者的声音朦胧,“他昨天不是还在卡拉赞替我整理图书馆?”

莱恩国王苦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麦迪文,老朋友,你记错了。”卡德加已经离开暴风城独自游历,第五个年头马上就要到了。

 

 

 

 

安度因·洛萨有钢铁一般的意志,他带回国王的时候没有流半滴眼泪,手也没有颤抖。但是等医官告诉他莱恩还活着的时候,他不得不靠着石墙才能不滑落下去,眼泪从鬓角渗透了他的胡子,塔利亚拥抱着他和瓦里安。

“阁下,”卡德加气喘吁吁,灰头土脸,但是他的神情十分高昂。“指挥官!“他的披风居然被捡回来了,只是那枚黄铜饰针不知所踪,布料下缘还被撕得破破烂烂的,看起来他好像拿这玩意儿包过个什么很大的东西。

哦天哪这个书呆子,洛萨不得不眨了好几下眼睛,捏着鼻梁,把眼泪消化掉。“卡德加,我亲爱的,要是不是好消息,我就让你跟狮鹫一起住。”

卡德加呆住了,看起来完全没想到会得到这种待遇。年轻法师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纪更小了。“抱,抱歉?我以为,以为您会高兴地听到我把守卫者带回来了。他伤的还挺重,我想卡拉赞的邪能已经都被中和掉了,就把他带回来了——”

洛萨一跃而起,他把卡德加的兜帽一把扯下来罩住他的脸,夹着他转了个巨大的圈,再把晕头转向的年轻法师拉起来。洛萨双手捏着他软乎乎的脸颊,天呐年轻人的胡子都是软软的。“卡德加。”

“是,是的,阁下?”

“你这个最烦人,最可爱的捣蛋鬼。”然后洛萨在他的双颊上各亲了一大口,卡德加的脸都被蹭红了,他结结巴巴地嘟囔着什么洛萨完全不想听的东西。洛萨朝塔利亚点了点头,他要跑上五层楼去守卫者的房间,把卡德加的絮絮叨叨丢在身后。

“您还光着脚呢!”卡德加大声喊,被医官瞪了一眼。他只好蹲下来安慰嚎啕大哭的皇后和不知所措的小王子,暗暗祈祷晚饭还能按时吃。


评论(2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