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座

熟得快,码字慢,开个lofter存文

[Warcraft]Mass Conservation 02(洛卡)

一个直男基友在喊奥蕾莉亚风行者我要嫁给你,另外一个直男基友在喊瓦王嫁给我万岁——肯定有一个不是直男,你们觉得呢?







卡德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十点才吃上晚饭,膝盖上还坐着个脸色苍白的小王子。小乌瑞恩吓坏了,但是他像个王位继承人一样挺起了脊背。在塔利亚支撑不住被侍女长扶去寝宫之后,剩下的人好像没有什么吃晚饭的兴致,卡德加低头看了王子一眼,小男孩之前偷偷地把眼泪擦在他的斗篷上,他只好换个姿势留出肩膀部分,免得乌瑞恩把灰尘和随便什么魔法揉进眼睛里。

“唔,”他俩大眼瞪小眼,卡德加发现侍卫和侍女们都十分放心的把他留在这儿,就像他之前闯起洛萨营帐跟溜达图书馆似的。“殿下,您的寝宫在哪。”

“我允许你叫我瓦里安。”卡德加觉得有点伤感的好笑,他有一种不太合时宜的感觉,每次他在肯瑞托的课堂上把老师问的下不来台时就是这种感觉。年轻的信赖没跟兄弟姐妹们相处过很久,但是他把手放在瓦里安的胳膊底下,颤抖地把小男孩举了起来,直到小王子的胳膊搂着他的肩膀,屁股上的骨头咯得他手臂疼。

“洛萨舅舅比你强多了。”现在瓦里安不哭了,他好奇地看着卡德加,跟他接触过的那些膀大腰圆能把牛犊扔过小溪的骑士们完全不同。年轻的小法师是个圆圆脸的男孩子,很容易脸红,胡茬肯定留了很久。“你叫什么?”

“我叫卡德加,殿下。”卡德加喘着粗气,他正抱着瓦里安上楼梯。“我是个法师,哦不,法术研习者,也可能这个也算不上。”

“你要是好好学,等我长大了,就让你成为守护者。”

卡德加有点惊奇,他们正经过一段举着火把的长走廊,有很多甲胄残破的士兵脚步匆匆地走来走去。卡德加用手护着小王子的后脑勺,让他把脸颊贴在自己的肩膀上,在昏暗的光线下毫不起眼。等走过了这段走廊,他才说:“这是我的荣幸,殿下。”尽管守护者不是这么决定的,不过他也不打算反驳男孩。

“你要带我去哪儿呀,卡德加。”

“你要把我外甥带去哪,法师。”洛萨从后头大步撵上他们俩,看起来他终于找到了鞋子,但是跟他们俩在莱恩寝宫外面见的上一面来比较,他更累了,而且脸上的伤痕更吓人了。不过洛萨看起来情绪还算高昂,他一把举起来瓦里安,还游刃有余地把小男孩在空中抛了两次。

“爵士阁下,王子不知道怎么就被留给我了,我不想让他一个人待着,就打算带他来找您。”卡德加没法控制,他面红耳赤地解释,最不想被当做一个乘机浑水摸鱼对王室不利的探子。“我绝对没有想要对他不利的意思。”

“你能对他干什么,把他变成没有角的小羊羔吗?”洛萨被逗乐了,看到卡德加沮丧的神情,他压低了声音:“小子,你干的很好。”

卡德加半点摸不着头脑,但是洛萨已经抬高了声音:“你们俩饿了吧,跟我来,过来。”

 

 

洛萨在空无一人的厨房里给他们刨了个地儿,据卡德加观察,应该是原本和面团的桌子。炉火将熄未熄,卡德加坐下来才感觉到脚在鞋子里无声的抗议,又酸又涨,而疲倦像奥术飞弹似的击中了毫无防备的他。直到洛萨把一碗汤放在他鼻子底下卡德加才恍然一惊,听到瓦里安被逗乐似的噗嗤一声。

“过去点。”洛萨把他挤了挤,非得贴着他坐着,麻布和皮革底下的肌肉曲线贴着法师虚弱酸软的胳膊和腰。三个人进食的时候都沉浸在一阵舒适的沉默里,没人想要说话,而瓦里安差不多快睡倒在他那碗赤豆汤里头了。

“……跟鸟一样少,”卡德加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洛萨在对他说话,“小子,我们有好多事情要做。”

“鸟可吃的不少,乌鸦就算是一种,一种贪得无厌的鸟儿。”他并不明白自己想要回答什么,只是不想让洛萨的谈话消失在虚空里。“为什么你要夸我干的好?在,在之前我把殿下——”

瓦里安机敏地抬起头,在勺子后面安静地观察着。洛萨却完全没有想要避讳地意思:“莱恩,国王陛下,受了这么重的伤。王室里又有两位阿拉希血统的贵族,有些人可能按捺不住。他们可能更希望看到我或者我妹妹摄政,进而——”

卡德加还在费力的理解,但是瓦里安已经听明白了。“瓦里安不如你想象中的那么安全。”洛萨撕开坚硬的面包皮,“有些傻蛋会弄巧成拙的。卡德加,我要你最近一段时间尽可能的留在瓦里安身边。”

“我们有一大堆活干。”洛萨把脸埋在手掌里疲惫地说,“人手又那么少。”

“至少他们还活着。”卡德加拍了拍他的肩膀,赶在洛萨惊讶地看向他之前把手挪开。安度因的眼睛在昏暗的炉火里基本上看不出蓝色,变成了类似于卡德加自己的深棕。

“噢指挥官,您胡子上有面包屑。”

洛萨用根小胡萝卜弹了他的脑门。

 

 

 

 

洛萨说一大堆活儿的时候卡德加可没想到,可真是一大堆活。很多时候他还得夹着瓦里安走来走去,从王后那儿接出来——她全心全意地扑在国王身上,再送到洛萨那里去——他要不在守卫者麦迪文那,要不在哨所里。卡德加自己也有很多事情要干,首先就是,把肯瑞托的全部信件扔进壁炉,假装送信的狮鹫都掉进了燃烧平原。

“在您的家乡居然有这么多姑娘给您寄来情书,印象深刻。”洛萨把他抓了个正着,真奇怪他穿着板甲走路还如此静悄悄。

“不,这是——”

“肯瑞托的法师大人们都在说些什么?”

卡德加卡壳了。“他们希望我回去完成剩下的学业,然后——”然后他们会傲慢地考虑要不要向提瑞斯法继续提交我作为继承人。他回头才发现洛萨穿着一身崭新的铠甲。

“联盟。”洛萨言简意赅地告诉他。他拿着什么织物,是暮色蓝,上面搁着枚金别针。那是卡德加的披风,只不过被升级成了高档版本。金别针是暴风城的狮子,眼睛镶着蓝宝石。卡德加穿着自己廉价的白色短上衣,觉得被冒犯了。

“别让我摁着你穿。”

他只好屈服了,这件披风环绕在卡德加的肩膀上,直到洛萨不可预告地突然靠近他。洛萨的眼睛,看起来像隔着奥术的光环,他俩几乎鼻尖对着鼻尖。

洛萨用手指敲了敲那枚金质别针,狮子的眼睛闪烁着微微不可及的蓝色。“挺不错的,小子。”他犹豫了一下,卡德加几乎以为——

“到广场上来。”


评论(14)

热度(63)

  1. 墙头多也爱本喵虎鲸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