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座

熟得快,码字慢,开个lofter存文

[WARCRAFT]Mass Conservation 03(洛卡)

“中尉先生,您不会相信我的奇遇的,即使我在记录下来的时候也仍然惊魂未定。我是在湖南岸遇到这位旅行者的,更靠近变戏法的待的地方。是个不到二十岁的男孩,伤的很重,他救了我,我想我遇见了一位真正的大法师……卡德加的马死了,他也无法再跟上任何旅队,况且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旅队敢南下,哪儿都不再安全了。我决定陪同他前往暴风城,如果他没有骗我的话。请替我向那一位说声抱歉。”

 

 

 

 

 

莱恩出现在联盟大会上令人感到欣慰,许多人,包括那些国王们也暗暗松了口气。即使他只能坐在特制的椅子上。矮人们已经开始嘟囔着要送他一辆“轮椅”,卡德加也松了口气,他轻轻把手掌放在瓦里安的肩膀上,骄傲地看着他挺直脊背。广场上是欢呼的人群,卡德加感慨地看着他们向那些面色苍白的幸存者士兵们抛洒花朵和缎带,不禁要想到底城市的居民们知不知道他们付出了多少——他们再也没法回到和平时期的自己了。

也许他真的得回到肯瑞托去…...但是即便是这样,卡德加也知道自己无法再像之前那个手指被墨水弄脏的法术学生,能在图书馆待到黎明让壁灯熄灭。他的确怀念起作为一个旁观者,汲取知识,卡德加的身体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是心灵却疲惫不堪。

人群开始散去,洛萨却来到了他的身边。他们默默地留在艳阳底下,留在广场上,看着蓝银掺杂的旗帜在灰蒙蒙的蓝天底下飘扬。卡德加发现自己在躲避星界法师麦迪文的那座漆黑雕像,而另一边则是指挥官钴蓝色的眼睛,他不愿意盯着那些从黑暗之门里头逃出来的幸存者在草地上留下的痕迹。同时,年轻的法师学徒也没法盯着指挥官的脸看,安度因·洛萨在年轻时就是金发碧眼英俊逼人,等过了十来年时间也只能徒劳地给他添几道令人窒息的伤痕。他只好低下头去,打量着自己陈旧的靴子。

“你看起来跟个精灵少女似的。”洛萨把一只带着护甲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压得卡德加视线一沉,指挥官得寸进尺,把半个身体的重量——还要加上半副嘎吱作响的盔甲全压在摇摇欲坠的年轻人身上。“这么热,毛绒裤子会把你的蛋蛋孵出来的吧。”

“您见过精灵?”卡德加用他的毛绒裤子发誓他本来不想说这个——反唇相讥几句,像个战士而不像个学生。但是这句话自己跳出了卡德加的控制范围,把男孩一瞬间变回了那个傻兮兮的法师学徒。

洛萨笑了,是那种放松愉快的,被逗乐了的笑容。要是卡德加能早十年认识他,就会发现他,莱恩和麦迪文聚集在狮王之傲的时候,洛萨老这样笑。就好像这十来年的时光没有夺走他的妻子,儿子,没有腐化他的挚友,没有伤害他的君王,安度因·洛萨还是那个跳上马一直狂奔到月亮升起来,带着短猎刀和弓箭追寻猎物的少年。

但是就算卡德加不知道,他的本能突然警铃大作,朝他呐喊起来,让他马上拔腿就跑,头也不回地冲出城门,回肯瑞托去,别把生命和热情奉献给他人,别落入——

结果他的脚在地上生了根。洛萨已经笑得浑身颤抖,“你没见过上层精灵?刚刚那坐了三个呢。”

“很难想象他们平时是什么样子的。”卡德加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因为洛萨笑得一身铠甲都开始作响。“我很想看看那些带着弓和短刀的精灵猎手。”

洛萨的笑意突然消失了,他皱眉看着卡德加,好像他变成了个什么完全不一样的角色。“小子,你六岁去了肯瑞托,再也没有去过别的地方?”当然没有,他能去什么地方呢?在达拉然,云端之上——

“铁炉堡,激流堡——”洛萨说出那些古老的王国,很多都消失了,遗迹淹没在森林和石块中。阿拉希的血脉都快要断绝了,北方众王国分崩离析。“好吧,孩子。”洛萨揉乱了卡德加的头发,“可惜你赶上了这倒霉的时候,在之前我可以把你拉上狮鹫,随便朝一个方向飞行一天一夜。”他们肯定干过这事儿,在他们三个还没长出唇髭之前,莱恩,洛萨和麦迪文也许常常这么做。

“知道吗,你还挺像他——”卡德加现在知道那个完全不一样的角色是谁了,守护者黑色的雕像仍然张开双臂矗立着,没人知道他把兽人召唤来这个世界,他还是那个守护神。只有卡德加和洛萨知道整个真相,但是一种奇怪的默契让他们俩都保持着沉默,向莱恩,塔利亚和整个王国。

洛萨没能说完,因为有个列兵越过广场,一边大喊一边朝他们跑来。

“走吧,”洛萨向他示意,他们要回到职责上去了。

“我随后就来,我的马脚力太慢,会拖累您的速度。”卡德加只想待在这里,他害怕任何的移动都会暴露自己激荡的内心。他想保留刚刚的发现,最好一直瞒到最坏的事情发生。洛萨和他的士兵很快就到达了广场的另一端,随后又变成了两个疾驰的黑点。

然后他手臂上的紫罗兰之眼突然发起光来。

 

 

 

我们对麦格娜·艾格文了解多少?我们对自己的邻居又了解多少?卡德加对这位前任守护者的了解仅限于卡拉赞图书馆里的一瞥和肯瑞托那个黑色晶体牢笼里的对话,其余的全来自纸张,不厌其烦地强调她是个多么刚愎自用的女暴君,魅力低下到必须使用爱情魔法来勾引一位可怜的术士。有人甚至怀疑艾格文一直在控制着星界法师麦迪文,把他当成一个用来玩弄世人的工具。卡德加把那张法师小报用来点蜡烛,至少傻瓜的言论燃点低。

烈日灼烧着石板路,卡德加被手臂上的灼烧感一路引领向前。星界法师的雕像的确朝街道投下一大块阴影。正午的街道空无一人,最近的铁匠铺炉火燃烧着,但是铁匠趴在木桶上睡得正香。卡德加用一点点魔法把火焰稳定下来,洛萨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多赶一场救火任务。

阳光让阴影变淡,但是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凝聚成型。烟灰犹如实质构成了沉甸甸的外袍,这位呼唤他的阴影卡德加应该已经见过了。阿洛迪站在阴影里,她在耐心地等待卡德加靠近。

“年轻的信赖,您成功了。”她看不出有多大年纪,头发更多的是银色而不是白色,一切细节都藏在弯曲盘旋的黑色烟雾中。“但是我的儿子正在死去。”

“您的——?”

她没有动作,只是抬起头,哀伤地望着石像。“您是麦格娜·艾格文大人?!”卡德加激动地看着她,而这位久负盛名的女术士放任这个年轻的男孩打量自己。“怎么会?星界法师从卡拉赞活下来了,洛萨爵士会给他最好的医治——”

“洛萨也许可以治愈肉体,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让全国的牧师都聚集到这里来。”艾格文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或者说她看起来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但是魔力不是这么运作,卡德加。”

“我的儿子,麦迪文在枯竭。萨格拉斯也许被驱逐了,但是他仍然附着在我的孩子身上,从另一个位面榨取他的生命和魔法。”

“萨格拉斯?”

显然艾格文不打算解释这个。“你见过麦迪文吗,自从卡拉赞之后,你见过我的孩子吗?”卡德加哑口无言,他一直不敢去看望麦迪文,因为是他把一个十来英尺的魔偶砸在了星际法师身上,即使是为了拯救世界。

“去见见守护者吧,卡德加,去见我的孩子。”烟雾消散了,卡德加在地板上捡到了一本纸质书,有皮革做的封面和银条禁锢。

“艾格文的赞歌?”整个暴风城好像被解除了什么封印,火炉里的火焰腾地一下燃烧起来,把铁匠从木桶上惊吓得一蹦。

卡德加把那本书放进包里,他要回王宫里去,去见那位垂死的星界法师守护者麦迪文。








*开头是图拉扬的便条,我把图拉扬和卡德加见面的日子拉近了。这个故事的时间线不知道难不难看懂,没看懂的小伙伴留言说一声我下次更新解释一下(没看懂主要是因为作者太蠢

评论(3)

热度(32)